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首页  |  关于本站  |  民族英名  |  史海钩沉  |  红色景点  |  历史评论  |  军史论坛  | 
今天是
当前位置 -- 民族之光网首页 > 民族英名 > 元勋将帅 > 开国将军-王直将军百年诞辰纪念

谈父亲的作战指挥艺术
http://www.mzzg.net 2016/4/11 10:55:37
[浏览次数: 857 ][字号: ] [打印] [关闭]
——为纪念父亲王直将军百年诞辰而作
王东炎
 
 
    我的父亲——王直,在人民军队长期担任作战部队的政工领导,有丰富的部队政工经验,这是公认的。但他还有很高超的作战指挥艺术,却是鲜为人知的。他直接参加和指挥的大小战斗有100多次。其中独挡一面率部指挥作战有50余次。他的作战指挥艺术有鲜明的特点,这是我在长期接触交往中逐步了解研究体会出来的:
 
    一、父亲作战指挥能审时度势。1941年11月28日,日军3000余人、伪军800人,并配属有炮兵、骑兵、坦克,突然袭击新四军第十六旅旅部及苏南党政机关驻地江苏溧阳塘马。日军8倍于我,被敌三面包围。新四军十六旅旅长罗忠毅、政委廖海涛在敌进攻发起时,当面命令他率苏南党政军机关1000余人,向唯一的缺口正东方向转移突围(由于旅副职和部门领导都缺位,他实际对党政军机关突围负主责)。向东转移实为权宜之计,因转移方向上有一条宽大的长荡湖拦截没有办法渡过或绕过;更危险的是,日军一部避开罗、廖首长率部坚守的阻击阵地,迂回尾随撤退的我党政军机关人员。要想突围,只有坚持到天黑。但要坚持到天黑,必须阻击尾随之敌。他在撤退中不是盲目地奔跑,而是注意观察地形,选择了戴家桥这一敌必经之路,且地形有利于我防御的地点作为阻击阵地,并领导临时组织了不足百人的战斗队伍坚守戴家桥。从下午3时到9时,硬是阻住了约400多日军的攻击,坚持到天黑。
 
    阻击虽成功,但又如何突围?一是强行冲出,二是各自分散,三是集体钻隙。他选择第三种。集体钻隙,只能一路纵队走田埂小道,每人间隔1米,千余人的行军纵队也有1公里多,不暴露目标钻出去谈何容易?另“钻隙”之路怎么走?如果指挥员没有一个“定数”,也只能是“敌情不明决心大,心中无数点子多”地碰运气了。许多人不知他这时手中还有个“王牌”,即他曾负责做过一位统战对象陈练生的工作,知道陈练生是戴家桥附近张村人,对当地地形道路十分熟悉,而陈练生就在突围的党政机关队伍中,时任溧阳县县长。在陈练生的带路下,经过了只有当地百姓才知道的“水面”桥,沿着田埂小路,先向西,又向北,再折往西南,一气走了七十多华里,1000余人巧妙地从敌包围圈中钻了出来。一位亲历者在回忆录中说:“这次突围是在几乎不可能的情况下突出来的。”战后,他在突围中指挥若定的表现,得到了六师师长谭震林的肯定,由旅政治部组织科长提升为旅政治部副主任。他是参加塘马战斗唯一被提升的团职干部。
 
    二、父亲作战指挥能沉着应对。1943年日伪军“清乡”期间,在茅山地区筑起162个“梅花椿”据点,把根据地分割成一块块的。坚持内线的新四军十六旅四十七团领导,只有分头各带若干连队分散在“梅花椿”间打游击。一天晚上,时任团政委的他带着两个连在茅山脚下叶家棚子山凹树林中隐蔽宿营。凌晨,大雾缭绕,他起来查哨,突然发现周边高地布满了日本鬼子。他命令部队不准乱动,并亲自爬到树上用望远镜观察。日上三杆,大雾散尽,各个山头的敌人纷纷下山。他注视着敌人,心里算计:敌如朝我来,用一个排做掩护,其余从山沟里偷越,或许可以突出去。随即他命令三连长,如敌进攻,带一个排在树林里抗击,等部队越过山沟,你们才能撤。三连长信心十足地要首长放心。不久,敌人已下到山脚集结队伍。这时,有个同志轻声对他说:政委,看样子敌人是准备进攻了。父亲却笑着说“紧张啦?从闽西到皖南,从皖南到苏南,经过九九八十一难也没上西天嘛!”这位同志一听乐了说:“政委,你真沉得住气。”敌人朝西阳村方向走了,但没走多远又停下了,拿军刀的鬼子指来指去,又指到部队隐蔽的地方来了。这位同志一下又紧张起来。父亲拍着他的肩膀说:“没事啰,你没看到敌人是站在三叉路口么,他们在认路,没有发现我们。”说着,敌人已认准了方向,直奔西阳。那个同志松了口气说:“一场危机,终于在“沉着”二字上渡过啰!”
 
    三、父亲作战指挥能急中生智。又是在1943年反“清乡”期间,他率四十七团两个连队在句容高资茶场夜宿。清晨太阳露出地面,他来到哨兵处用望远镜观察周边情况,突然发现一个太阳照射反光点,立即反映出这是敌人钢盔反光,迅速命令三连两个排占领附近有利地形。不久,枪声大作,他已判断出遭日军三面包围,敌人的战术是”围三缺一,虚留生路”。缺口是一条山谷,出谷口处有伪军碉楼居高临下把住出口,强行突围肯定是突不出去的。危机之下,他沉着冷静,如何突围的办法竞想出来了。新四军曾批准时任镇丹县民主政府县长洪天寿,可以摆把兄弟方式搞统战工作,而洪天寿此时正在队伍中。正巧,洪天寿也找父亲来了,说谷口碉楼伪军指挥官是他的“把兄弟”,他可以写一张纸条送入碉楼,“掩护”新四军突围。这一着果然凑效,碉楼上的伪军见到突围的新四军时只往天上放枪,父亲率部因此突出了包围圈。
 
    四、父亲作战指挥能即定果断。这如同克劳塞维茨所言,“这个原则就是在犹豫不决的时候一定要坚持自己最初的看法,而且决不放弃,除非另外有一个十分明确的信念说服我们放弃它。”还是1943年反“清乡”期间,他率四十七团二营夜袭包巷。袭击前,摸清了敌人的情况,日军40多人,全部住在一座两层楼里。黄昏,18人组成的突击队出发了。但等了许久,听不到任何动静。又过了一段时间,突击队回来了。原因是摸进包巷后,发现敌人数量增加了一倍,即已80多人,但还是全部住在那座两层楼里。因敌情变化,突击队长不敢“擅作主张”,所以又静悄悄地带着突击队回来请示。父亲当即批评了这位突击队长。虽然敌人数量变化了,但全部挤在那座两层楼里,这个突袭的基本条件没有变,只要突袭前没被敌人发觉,敌人再多也不足为虑。他还是定下了继续突袭的决心。结果仍旧是这18个突击队员进行袭击,向楼内投了几十枚手榴弹,将80多鬼子全部炸死,一个也没有逃掉,我方无一伤亡,漂亮地打了一场突袭歼灭战。
 
    五、父亲作战指挥能敌变我变。1944年下半年,新四军十六旅领导对四十七团与另一兄弟团谁上升主力还没有形成一致的意见,遂决定两个团各打一仗,谁打得好,谁上升主力。不久,周城战役打响。父亲同副团长张强生、一营长邹志成率一营(三个连)担负对社渚之敌的阻击,保障主力四十八团攻占周城。社渚守敌有伪军第三营(三个连),但该敌只出动了一个连增援周城。当得知情况后,父亲即与张、邹两位领导研究,决心将阻击部署变为伏击部署,结果全歼了伪军这一个连,生擒伪军团副陈劲飞。但战斗并没有完结,他又率部主动出击社渚,社渚伪军吓得作鸟兽散。随后,又迅速将生俘的伪军团副陈劲飞带到周城(周城守敌是伪军第一营,陈兼该营营长),向困守在碉楼里的守敌喊话,使敌军心大乱,纷纷投降。战后,他带的四十七团毫无悬念地上升到主力团。
 
    六、父亲作战指挥能发挥下属。淮海战役进行到第二阶段,父亲调华野十二纵队三十五旅任政委。到任后直到淮海战役结束,由于旅长缺位,他是军政一把抓。这时部队是一个大仗接着一个大仗。一上任,部队就担负攻占徐州城的任务,他率部最先攻进俆州城。紧接着在肖县追击战中又获得重大战果。敌杜聿明集团被包围后,三十五旅担负主攻驻刘庄的敌“王牌”第五军二百师,一举全歼该师,并生俘师长周郎。一系列的大战作战指挥是千头万绪的,但他是忙而有序,主要关注作战基本决心的确定,其他都放手鼓励其他军政领导分工负责,战中出现的问题不埋怨下级,而是团结大家共商办法解决。很快他在三十五旅建立了威信,大家都有在他手下工作心情愉快的感觉。
 
    七、父亲作战指挥能把握关节。1950年11月初,他与师长余光茂率九兵团二十军编成内的第八十九师入朝作战(时任师政委)。军列到达沈阳时,冬天的寒气已引起了他的高度重视。他要求师团政治机关作战前动员工作同时,宣传防寒防冻的重要性。在后来作战时,全师百分之八十政工干部都在帮供给部门工作。军列在沈阳车站停靠的一天里,全师指战员都保证配发到了棉大衣(后续到达的某师就没有这么重视,将配发到的棉大衣尽数不带,认为这是累赘增加负重)。但因部队停靠时间太短,有部分没有配发到棉帽、棉鞋和棉手套。进入朝鲜后,气温骤降(最冷时山顶零下40度,山谷零下30度),师首长即令没有棉帽和棉手套的战士将棉被拆掉,自制棉帽和棉手套。宿营时,号召干战相互关爱,拥挤在一起取暖睡觉。由于八十九师是兵团最先入朝的,与美军陆战一师第七运输大队遭遇,缴获羊毛毯3000条。他当即下令将毛毯撕开(按以往惯例要上交),分发给没有棉鞋的战士包脚。结果在第二次战役东线长津湖作战中,八十九师仅冻伤400多人,因冻伤减员仅40多人(全师1万余人),有效地保存了战斗力。在最后阶段的追击战中,成为九兵团唯一能成师建制开展追击的部队,并在追击战中取得重大战果。
 
    八、父亲作战指挥能适时靠前。部队作战前指一般是指定军政副职前往,军政正职通常情况下是在基指指挥。但父亲认为有必要的时候,他会靠前指挥。所谓必要的时候,就是下属部队思想不稳定,存在胆却畏缩等心理之时。八十九师东线长津湖地区作战时,下属xxx团在第一阶段社仓里地区进攻时,由于“巩美病”心理作怪,居然没有按师的部署行动,造成全师进攻受阻。第二阶段敌从社仓里地区撤退时,又是该团对撤退之敌没有截击。为此,父亲对该团进行了严肃批评,并与副师长曾昭墟一起,亲率该团追击逃敌。该团在师领导激励督导下,冒着漫天大雪,沿着崎岖的山间小道抄近路追上了敌人,在剑山岭地区歼灭美三师七团二营大部,俘美军80多人(含敌中校营长和少校副营长),打死打伤美军200多人,缴获敌坦克8辆,汽车80多辆,还击落敌机一架,生俘飞行员一人。战后八十九师受到兵团嘉奖,他被提升到志愿军二十六军任政治部主任,成为九兵团唯一的在二次战役后提升的高级政工干部。
 
    九、父亲作战指挥能抓住关键。他认为,战时政治思想工作最难做的是在战中,即与敌短兵相接,需要狭路相逢勇者胜之时。1948年,他在华野六纵十六师第二届政工会议上说道:“许多政治工作人员没有体会到,也找不到如何进行攻坚政治工作的头绪,不知从何处着手作起,或者忘记了专去打冲锋了。因此,往往是枪一响,政治工作就中断了。”那么战中政工的头绪在哪呢?他在会议上又说道:“随时掌握部队士气,就是等于掌握一架机器的发动机,没有油了要加油,要加汽,使发动机不停地活动。我们部队士气也是这样的,随时要加油打气。”怎样“加油打气”?在会上他又说道:“政工人员要能够坚定和忍耐下来,并能够坚持下去,要挺身而出,作阵中鼓动,稳定军心和情绪,坚定大家战斗的决心,并想办法克服困难。”父亲在塘马战斗中就是这样做的。当时转移的千余人发觉被敌包围时,局面十分混乱。有的想独自单个跑掉,有的不知所措......。当即,他跳上了一个草垛,大声疾呼:“同志们,不要慌乱。虽然我们被敌人包围了,但我们还没有到绝望的时候。戴家桥那边我们还阻击着敌人,只要坚持到天黑,我们就有办法突围......。”此时几句话语,如同“定海神针”,千余人情绪立刻稳定了下来,同仇敌忾,誓与敌人拼到底。作战指挥并不是单纯地摆兵布阵,其中融合着政治、后勤、群众、统战等工作,父亲是身经百战的,最知其中之“奧秘”。
 
    十、 父亲作战指挥能勤于总结。在父亲现存的笔记本中,记述着他从1939年到1952年的军政经验总结近百篇。其中军事指挥方面有:《莱芜吐丝口我师村落攻坚战之经验教训》,《豫东战役在战术上有几点体会摘要》,《八九师渡江、淞沪两战役总结》,《关于八九师咸镜南道战役总结》等。虽然军事方面篇数不多,但在他政工总结中,贯穿着很多军事方面的记述,而且叙述的相当具体。建国后,他还写过《论指挥员的修养》登载在《解放军报》上,受到皮定均司令员的夸赞。他在陆军二十八军任政委时就曾说过:“政工领导如果不懂作战指挥,政治工作也是做不好的。因为不懂作战指挥的政工干部,他不知道在作战指挥中该说什么话,怎么去说话。”现代影视反映政工干部作战指挥,做战时政工的较少。以政工干部为主角的影视他只看到过一部,这就是《英雄儿女》,认为这一部电影反映的比较切实。他为什么会有这个感觉,因为这部电影的主角——军政治部主任王文清与他太相像了。
父亲去世两年了,他是活到近百岁的开国将军,所以留下的精神财富很多,他给我以太多的回想,以上只是一个侧面的反映。
 
        
相关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此条新闻暂无评论
昵称
*评论内容:(100字以内)
发表、查看更多关于该信息的评论
CopyRight © 2008-2020 Incorporated. All Rights Reserved 民族之光网 版权所有

闽ICP备08104450号-1 公安备案号350102020003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