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首页  |  关于本站  |  民族英名  |  史海钩沉  |  红色景点  |  历史评论  |  军史论坛  | 
今天是
当前位置 -- 民族之光网首页 > 民族英名 > 红星闪耀

王加锡
http://www.mzzg.net 2017/3/16 16:19:41
[浏览次数: 611 ][字号: ] [打印] [关闭]
 
 
王加锡(1919.5-1972)
 
    宁德市蕉城区赤溪镇龟山墩头村人。1935年参加闽东红军游击队。1938年参加新四军3支队6团北上抗日,曾任新四军6团2营军医官兼党代表。1939年春在战斗中负伤,为沙家浜36个伤病员之一。伤愈后参加夏光领导的江南抗日义勇军,担任班长职务。后在陆军二十四军任职。离休前在北京担任师级职务。1972年病故。
 
 
 
革命生涯   战斗人生
王加锡
 
    我叫王加锡,字春泓,早年投身革命,参加过红军、新四军、解放军、志愿军,经历了中国革命的各个重要时期,是被人们传颂的沙家浜36个新四军伤病员之一。
 
投身革命
 
 
    我是宁德县(现宁德市蕉城区)赤溪镇龟山墩头村人。1919年5月出生在一个农民家庭。童年时放过牛,读过三年私塾。1935年参加闽东红军游击队,1936年担任中国工农红军闽东独立师师长兼政委叶飞的警卫员。国共第二次合作后,与范式人(原国家邮电部顾问)、陈云飞(原福建省政府顾问)等被派往福州新四军驻闽办事处工作,负责收容、整编八闽红军游击队人员。
 
    1937年10月,中国工农红军闽东独立师及各地游击队在宁德县(现宁德市蕉城区)桃花溪(又名桃坑)集结整编,宣布成立国民革命军福建抗日游击第二支队,准备奔赴抗日前线。11月下旬,部队移至距桃花溪不远的虎贝石堂进行为期两个月的集训。1938年2月上旬,根据闽东国共和谈协议,部队移驻屏南县的双溪、棠口。根据新四军军部的命令,部队正式改编为国民革命军陆军新编第四军第三支队第六团(后被称为新四军老六团),团长叶飞,副团长阮英平。我参加了部队的整个集结、整编、集训过程。2月14日,新四军第三支队六团1300多人在叶飞的率领下离开闽东,踏上北上抗日征途,我是其中的一员。
 
 
芦荡抗日
 
    1939年5月,六团一、二营东进,经无锡、苏州、常熟、太仓,直逼上海区郊、嘉定、清浦地区。当时我担任新四军老六团二营军医官兼党代表。一天,我带领卫生员在警卫班的掩护下下山购药,返回途中,与一小队日伪军遭遇,发生了激烈的战斗。我和战友们一起边打边往山上撤。这一小队日军是属参加淞沪之战第一批入关的日本关东军,军事素质较高,枪法好,战斗也顽强,不易被抓俘虏。我在往山上撤退途中,看见三四百米外有一个日本鬼子举起三八大盖,朝我瞄准射击。“啪”地一枪我的腿被击中了,子弹射进从后腿肚胫骨缝中穿出,形成贯穿伤。战友们看到我负伤,掩护我逃脱了日本鬼子的追赶。1939年秋,叶飞与管文蔚部组成新四军挺进纵队奉命西撤,北渡长江,我受伤行动不便,叶飞老首长劝我留下疗伤,于是我便留在阳澄湖畔的一所后方医院养伤。
 
    说是后方医院,其实既无后方(没有根据地),也没有固定的医疗场所和医院所需的设备器材。重伤员在老百姓家东藏一个,西藏一个,而轻伤病员们经常流动在横川、心泾、陆港、肖泾、长浜、张家浜、西董家浜一带;医疗方面更是缺医少药,遇到日伪军清剿,还要坐船躲到芦苇荡里去,为防止暴露目标,还不能生火做饭,有时就靠啃芦根,听生藕充饥,条件极其艰苦。先到医院的有六团政治处主任刘飞、夏光(戏剧《沙家浜》人物郭建光原型)、一营二连连长吴立夏、朱墨陶等人,大多是经历过3年游击战争的闽东籍红军老战士,有几个还是我宁德同乡。大家一起相互鼓励,相互照顾,都盼望着早一日养好伤,回到部队与战友们一起杀敌报国。
 
    在阳澄湖畔养伤的日月里,有两个人不能不提。一个是戏剧《沙家浜》人物阿庆嫂的原型,她真名叫陈二妹,在常熟开了个茶楼,叫“涵芳阁”,是地下党组织的交通站,当年只有28岁的陈二妹经常跑苏州、上海,为伤病员买药,买餐具,给他们传递情报,烧饭、洗衣服。另一个是戏剧《沙家浜》人物卫生员小凌的原型,他是丹阳游击队一位20岁左右姓叶的女游击队员,日伪军清剿时,她抬着重伤员往堡垒户送,日伪军走后,她摇橹摆桨到芦苇荡里送情报,平常也帮着清洗绷带,蒸煮敷料。苏中地区的乡亲们把新四军视为亲人和救星,不怕冒风险来掩护和支持他们,陈二妹和叶姓女游击队员就是当地群众中突出的代表。
 
    为了继续坚持东路斗争,叶飞派杨浩芦返回东路,成立了“江南抗日义勇军东路司令部”,由夏光任司令,先从伤愈的十几名干部战士中组建一个班,我任班长。虽然只是一个班,但其中有两个连长,一个副连长,班、排长四五个,其余也都是革命斗争经验丰富的红军老战士和党员。之后逐步扩大到一个连,由吴立夏任连长,朱墨陶任指导员。1940年2月7日除夕,从昆山巴城下来60余名日军,10余名伪军,分乘3艘汽艇围剿新四军。我和战友们利用水乡地域优势节节击杀日伪军,战斗从一个村庄打到另一个村庄,整整打了一夜,击毙敌指挥斋滕和士兵10余人,打伤20余人。
 
    这场战斗的胜利,既鼓舞了部队的士气,也激发了当地老百姓抗日热情,部队迅速发展。1940年3月底,部队发展成有4个连、400余人的一支队伍。在谭震林的领导下,1941年6月,以36名伤病员为骨干发展起来的新四军六师十八旅,发展到4600人。这支英雄的部队驰骋江南,浴血抗战,屡显示神威,抗日烽火,烧遍苏中地区。
 
 
战地情缘
 
    我的妻子叫王美云,安徽省泗县人,因天灾逃荒到了山东省枣庄市她舅舅家。1945年王美云参加了中国人民解放军与我同在华东野战军(后改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三野战军,简称三野),但并不在一个纵队。我们相识于著名的孟良崮战役前的涟水保卫战。我们的结合有一段浪漫的战地情缘。
 
    1946年12月,国民党向我山东解放区展开了重占进攻。为了掩护华中局机关和主力部队北撤,我所在的山东野战军7师19旅(后统一建制为三野第七纵队)和王美云所在的华中野战军第六纵队共同担负了涟水保卫战的任务。
 
    我和王美云都参加了第一次、第二次涟水保卫战。当时我在7师19旅任卫生队长,王美云在6纵16旅任护士。我因受伤,被送到王美云所在的师医院治疗。当年我三十多岁,王美云不到二十岁,我对王美云一见钟情,展开猛烈的爱情攻势。最初王美云不同意,一是嫌年龄悬殊,二是嫌我进步慢。我找人说情撮合,王美云还是不同意。
 
    涟水城保卫战后,国民党以整编74师为主力,在两翼和后续强大兵团的掩护下,对我华野实施中央突破,企图将华野逼至胶东一隅或者赶过淮河。整编74师依仗它的美式机械化装备,飞扬跋扈,步步紧逼。那是一段艰难困苦的日子,敌人用车轮子追赶着我们两条腿,我们常常几天吃不上饭。有时刚找到点黄豆煮到半熟;后面一喊“国民党兵上来了”,每个人用纱布包点半熟的黄豆边吃边跑。有的同志闹肚子也顾不上男女之别,就在道边解决。女兵们的背包跑丢了,晚上宿营也顾不得了,拽过被子和男兵睡在一起。第二天早上道声谢谢接着再跑。
 
    我和王美云事情的转机就发生在这当口上。野司传下命令,由于后勤机关后撤速度太慢,打援部队伤亡加大,决定一部分女同志留下来,隐藏到老乡家去。当时王美云身体比较瘦弱,也被划到留下来的女同志中。王美云不想留下来,经考虑再三找到我,希望我能够帮助她。我很快说服了王美云的领导,把王美云留在了身边。之后,我们一起与大部队突围后撤。一天,在过一条河时,我让王美云骑在马上,马夫在边上扶着,警卫员拽着马尾巴,自己牵着缰绳走在前面。看着带着伤病的我护着她,王美云很感动,对我产生了爱意。
 
    两年后,我与王美云在山东省曲阜市孔子庙三野后方留守处举办了婚礼。婚后不久,我又告别了妻子,奔赴朝鲜战场,直到1956年才回国与家人团圆。
 
 
(王刚整理   王刚为王加锡的儿子)
 
    摘自宁德市蕉城区新四军研究会、中共宁德市蕉城区委党史研究室编《英名永存──蕉城籍新四军将士征战史册》
        
相关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此条新闻暂无评论
昵称
*评论内容:(100字以内)
发表、查看更多关于该信息的评论
CopyRight © 2008-2020 Incorporated. All Rights Reserved 民族之光网 版权所有

闽ICP备08104450号-1 公安备案号350102020003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