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首页  |  关于本站  |  民族英名  |  史海钩沉  |  红色景点  |  历史评论  |  军史论坛  | 
今天是
当前位置 -- 民族之光网首页 > 民族英名 > 红星闪耀

叶进
http://www.mzzg.net 2017/7/6 13:26:02
[浏览次数: 558 ][字号: ] [打印] [关闭]
 
 
叶进(1911-1991)
 
    宁德市蕉城区八都镇水际村人。1934年7月参加革命。1934年至1938年,先后担任安德县乡苏维埃政府主席、闽东独立师班长等职。1938年参加新四军3支队6团北上抗日。在部队历任排长、连指导员、连长、荣属大队10兵团政治部教导员、华东军区七总队山东荣校政治指导员等职。解放战争时期参加过淮海、渡江等战役。对敌作战中脚部负伤,评为三等二级残废。1941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50年1月转业从事地方工作,曾任宁德地区中级人民法院副院长。1991年1月病故。
 
    摘自宁德市蕉城区新四军研究会、中共宁德市蕉城区委党史研究室编《英名永存──蕉城籍新四军将士征战史册》
 
 
 
峥嵘岁月,追忆父辈浴血奋战的故事......
 
2017-5-26     苏诗瑶     大梦蕉城
 
    子弹像一阵暴风雨一样嗖嗖地迎面打来,刷过他的耳旁,划过他的手臂,扫破他的头皮,他无所畏惧,一把机关枪直面向前,朝敌人的阵地打去……
 
    他是叶进,新四军第三支队第六团的战士,在部队历任排长、连指导员、连长、荣属大队10兵团政治部教导员、华东军区七总队山东荣校政治指导员等职,还先后担任过安德县乡苏维埃政府主席、闽东独立师班长等职。
 
 
    他十分低调,从不宣扬赫赫战功;他重情重义,日子再苦也分友人一杯羹;他十分豁达,不屈困境,逆境重生。
 
    1991年,叶进逝世,叶飞将军托人送来了一个花圈,就是这个花圈,把尘封多年的往事匣子,慢慢打开了……
 
 
走出乡关换名从军
 
    叶进,原名黄神品,是蕉城区八都镇水际村人。年少时,家中贫寒,一家人居住在几十平方米的茅草房内,晴不挡阳,雨不遮漏,居住简陋艰难。为养活一家人,叶进父母不得不租用地主家的土地,可每到青黄不接时,地主就上门催租,束手无策的父母只能忍着痛,挨几顿地主家的鞭子。作为家中独子,叶进不忍父母受欺,他果断地抄起墙角的棍子,狠狠地朝地主的儿子打去,一身的血迹,让叶进明白自己已闯下了大祸,他甩下手中的棍子,奔山而去。然而,就这一棍子将叶进打进了革命队伍。
靠着朋友的救济,叶进勉强在山林生活了一个月,他深知这样日子没有尽头,在绝望之际,他听闻叶飞的部队正在附近扎营。于是,他便绕着山林,找了几天,终于在山顶的一个村庄里找到叶飞的部队。
 
    刚到部队时,叶进面黄肌瘦,几乎使不出力气,部队收兵处虽然犹豫,但还是将他收兵了。凭着做事果敢、学习能力强、操作技术好,叶进很快得到部队认可,从班长到排长,他每一次的作战表现都未让人失望。叶飞得知队里有这么一个得力的小伙,特地找到了他,经过一次深入地交谈,叶进交代所有事情,包括打伤地主儿子。随后两人几次彻夜谈心,觉得越发投缘,最后叶飞还为他改了“叶进”这个名字。从此,“黄神品”不在了,叶进的名字响当当的亮起来了。
 
 
 
奔赴前线英勇作战
 
    1937年,石堂整编后,叶进所在的新四军第三支队第六团在叶飞等同志的率领下,开赴皖南抗日前线。
 
    艰苦的部队条件,塑造了叶进刚硬的性格。在行军作战中,六团几乎每个白天作战,晚上转移,有时夜行军,一口气走上好几十公里,常常是走着走着就打瞌睡了。在这个阶段,叶进开始对枪声特别敏感,从刚开始只能准确定位百米枪声,到后来两公里开外,他都能准确找到枪声的位置。警卫员时常半开玩笑地说:“叶进就是我们的定位器嘛。”
 
 
 
 
 
    硝烟战火的年代,叶进作为技术兵,总是冲在最前头。1941年,叶进所在的部队刚在苏州、无锡一带扎营,日军就从北面扫荡而来,地势低平对作战十分不利,叶进迅速指挥部队迎面还击并向南面撤退,寻找作战区。为争取部队撤离到安全区的时间,叶进带领几十个士兵从东西两面袭击,枪火从两面直逼日军,分散日军的攻击方向,此时,子弹、炮弹像暴风雨一样向他们压来,叶进一边指挥士兵躲避并投弹,一边则奋勇向前,寻找对敌作战点。就在叶进正要抵达作战躲避点时,子弹打中他的腿部,他顾不得疼,马上从身上扯下一块布条,随意包扎了一下,拿起手中的机关枪,朝敌人打去。子弹呼啸地就落在他的身边,在他与战士们的顽强拼搏下,终于击退了敌军。因为失血过多,叶进被送进了治疗队,经过数月的治疗,伤口痊愈,他便立即返回部队,继续抗敌。
 
 
    解放战争时期,叶进还参加过淮海、渡江等战役。在淮海战役期间,他还险些丢了性命,激烈的战斗,四处火光,轰隆隆的炮声从未停过,叶进在前方作战,一个炮弹在他身旁10米不到的地方炸开了,巨大的炮炸声,震碎了他的耳膜,强大的威慑力,炸伤了他的整条左腿,并将他的半身都埋在了土里,动弹不得,直到战友将他从土堆拉了出来,才捡回他的性命。
 
    从死神手中逃脱了两次,让叶进变得更加地豁达与知足,也让他觉得自己是个十分幸运的人。
 
 
叶进一家合影
 
 
 
追忆父亲荣辱一生
 
    在叶进的儿子叶益先眼中,叶进是个一身正气的老革命,赫赫战功从不炫耀,他时常教育孩子要正直果敢,不畏艰难,奉献国家。即便文革期间,叶进因找不到证人证明抗战围剿期间与部队打散两年,而被扣以“国民党特务”关押,他也不屈服,坚信心中的信仰,相信组织能还他一个清白。
 
 
 
 
叶进手稿
 
    叶益先回忆第一次去看望被关押的叶进时的情景,当他走进高高的大门时,本是铺满阳光的宽阔道路,却让他觉得却格外阴森。他按照出门前母亲告诉他位置,在猪圈与公厕间的小屋内找到了他的父亲叶进。叶进坐在地上,埋着头,剥着蒜,直到他喊了一句“爸爸”,父亲才缓缓抬头,憔悴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欢快的笑容。红卫兵在远处看着他,他不敢与父亲多说话,送完饺子,便离开了那里。尔后几次,他也给父亲送餐,但每次他总躲在墙角察看情况,直到批斗会结束后,他才悄悄地跑去父亲跟前,父亲总会偷偷地给他手里塞进几个果子,或是没熟的桃子,或是没熟的枇杷,但对叶益先来说,这也是当时的美味了。
 
 
    文革结束后,叶进平反回家。可没过多久,公安局来人叫叶进到局里开会,他惶恐着,不知自己又被犯了什么错,在妻子的鼓励下,他还是去了。出乎他意外的是,开会的领导是他的战友陈挺。陈挺在大会上还给叶进一个清白,并表示帮助叶进解决工作、生活困难。叶进摆摆手说:“我很好,我没有困难,你应该去帮助更困难的人。”其实,当时的叶进家里条件并不好,一家人一个月勉强能吃上一次肉,而且孩子的工作也还没着落,生活压力十分大。但豁达、知足的叶进,有着老革命的本色,凡事以群众为先,以自己为后。
 
 
叶进与妻子合影
 
    1979年,毛泽东主席逝世,叶进作为老红军得到一次上京的机会,他翻箱倒柜,找出一张与张爱萍的合影时,叶益先才知道,小时候玩的怀表竟是张爱萍送给父亲的礼物,照片背后还写着一行“送给最敬爱的战友”,字迹虽浅,却足以表达心意。
 
 
张爱萍照片
 
    一个月后,叶进特地买了助听器,带着照片到北京准备见张爱萍。活动仪式结束后,叶进拿着照片对工作人员说:“我要见张爱萍。”工作人员看着照片对着他笑,不明白他的意思。叶进说:“算了,我也不找了,你去忙吧。”就这样,叶进带着遗憾回到了蕉城。
 
    后来,家里给他买了一台电视机,他总喜欢坐在电视机前看新闻,然后嘴里时不时的冒出一句“你也老了”。
 
 
    叶益先说:“战争年代,父亲是个不平凡的人,战争结束,他就是一个再平凡不过的父亲。他内心坚定党的信念,相信国家,热爱家庭,他心胸坦荡,即便挫折再大也绝不屈服。我依旧记得每次与他对望,他的眼里流入出的革命自豪感,一直深深鼓舞着我向前。”
 
 
 
 
    如今,战争的岁月已经过去,浴血奋战的勇士早已不在,但他留下这段血雨腥风的战争故事,却成了一个时代的印记。
 
 
责任编辑:詹璐楠
值班主任:郭文辉
        
相关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此条新闻暂无评论
昵称
*评论内容:(100字以内)
发表、查看更多关于该信息的评论
CopyRight © 2008-2020 Incorporated. All Rights Reserved 民族之光网 版权所有

闽ICP备08104450号-1 公安备案号350102020003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