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首页  |  关于本站  |  民族英名  |  史海钩沉  |  红色景点  |  历史评论  |  军史论坛  | 
今天是
当前位置 -- 民族之光网首页 > 民族英名 > 抗战英名

陈伊
http://www.mzzg.net 2017/3/16 17:27:12
[浏览次数: 548 ][字号: ] [打印] [关闭]
 
 
陈伊的简历
 
    陈伊1920年12月出生于江苏省江阴县护漕港(现张家港市)的一个爱国民主人士家庭,父母深明大义、思想进步、支持革命。陈伊6岁时就读於辅延小学,毕业后以优异的成绩考入江南著名的南菁中学,1937年抗战爆发,读到初三便辍学在家。受良好家风影响,他青少年时期就接受革命思想熏陶,于1938年夏投身抗日救亡运动,参加江阴抗日救亡剧团,跟随朱松寿领导的江阴游击队。
 
    1938年底到武南参加新四军,在江抗3路政治部任交通员,1939年4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39年5月陈伊入伍不到半年就直接选拔当连指导员,1940年9月30日黄桥决战前三天,年仅19岁的陈伊被任命为营政委,1941年8月任团政治处副主任,1942年6月任兴化独立团政治处主任,1942年10月任淮宝支队政委,1942年12月任县委敌工部长,1943年5月任一师直属队总支书,1943年6月他22岁时在师政治部任干部科科长。
 
    1944年11月陈伊化名为沙金,任沙洲县委书记兼县长和武工队政委。1945年11月任六分区特务团政治处主任,1946年2月任华中野战军7纵队组织部副部长,1946年7月任七纵92团政委(后改编为11纵队),该团在盐城战役中被授予“叶挺部队”称号。
 
    1949年1月任十兵团后勤部政治部主任,1952年9月任十兵团兼福州军区后勤部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1957年11月任28军84师政委,1964年5月任福建省军区政治部副主任,1968年调江西省筹建福州军区五七干校,1970年3月任江西省军区政治部主任,1972年9月任省军区副政委(1972年6月至1974年10月,任江西省革委会政治部负责人),1983年5月任省军区纪委副军职专职委员,1986年5月离休(享受正军职待遇)。2015年8月15日17时10分因病医治无效,在南昌逝世,享年95岁。
 
    在77年的革命生涯中,他出生入死、浴血奋战,为党和军队建设做出了重要贡献。1952年荣立三等功一次,1957年被授予二级独立自由勋章、二级解放勋章,1998年被授予独立功勋荣誉章。
 
    他身经百战,在抗日战争时期,参加了黄桥、姜堰、曹甸、武南地区反“扫荡”等战役战斗。解放战争时期,转战江苏、上海、福建等地,参加了苏中“七战七捷”、渡江战役和解放盐城、上海、福州、漳州、厦门等战役。
 
    他富于智慧,善于谋划,勇于行动,具有丰富的政治工作经验和出色的组织领导才能。他为人正直,作风正派,清正廉洁。一生光明磊落、刚正不阿,严于律己、生活俭朴,处事严谨、为政清廉,对亲属、子女及身边工作人员要求十分严格,充分表现了人民公仆和共产党人的高尚品德。他始终以坚强的意志和顽强的毅力与病魔作斗争,直到生命最后一刻,表现出了一个共产党员乐观向上的精神风貌和优秀品质。
 
 
 
天行健长风万里
──访江西省军区原副政委陈伊
 
《老友》2007年第7   作者:海燕     陈佳安配图
    一次偶然的机会,我见到江西省军区原副政委陈伊同志。他瘦高个,硬朗的身板依稀显现着当年的威武英姿,明亮而深邃的眼睛炯炯有神。在与他短暂的接触与交谈中,他那谦和、低调的风度深深感染着我。陈政委处事一向不好张扬,他曾几次婉拒媒体的采访,但对老同志的亲密伙伴《老友》,却情有独钟,当我提出想采访他时,他竟爽快地同意了。

一、立志报国 军事生活初体验

陈伊1920年出生于江苏省江阴县的护漕港(现属张家港市),父亲是当地一名爱国民主人士,思想开明,为人处事公道,拥护中国共产党的主张,积极支持抗日。父母的言传身教,使陈伊兄弟姊妹五人懂得,做人就要做正直的对社会有用的人。在良好家风的熏陶下,加上自小爱读书,特别是对文史类书籍偏爱有加,陈伊幼小的心灵早就为史书中民族英雄的气概与浩然正气所深深震撼。

1937年12月,江阴沦陷,陈伊在江南名校南菁中学读完初三便不得不辍学。当陈伊读到抗日救亡的进步书报,尤其是读了毛主席的《论持久战》、《论新阶段》后,内心豁然开朗,他毅然作出了跟着中国共产党干革命的决定。父母深明大义,积极支持子女追求真理的意愿,后来陈伊兄妹五人相继参加革命。当时,陈伊苦于不能去延安,1938年夏,就跟随二哥参加了抗日救亡剧团。“我们的抗日热情都很高,每到一地就向群众宣传抗日救国的主张,演唱抗日救亡歌曲,演出过不少抗战戏剧,像《放下你的鞭子》……”陈伊提起这段往事仿佛又回到了意气风发的青年时代。

在抗日救亡剧团不到三个月,陈伊经受了第一次军事锻炼与考验。1938年7月15日,江阴朱松寿的游击队在颜家桥打了个漂亮的伏击战,击沉日寇3条铁船,打死96个鬼子,这在当地轰动一时。陈伊所在的抗日救亡剧团参与了这次战斗,他们积极动员群众抬担架、救治伤病员、送水送饭,支援前线。陈伊跟随游击队一块儿行军、宿营、过封锁线。在实践中,他学到了军事和作战的知识,同时也更加坚定了参军杀敌的决心。

1945年在陈伊苏北与家人团聚,左起:大嫂、母亲、弟弟、女儿、哥哥、陈日梅、陈伊、妹妹
 
 
二、参加“江抗” 东进抗日志弥坚 

    “我的军事生涯是从参加新四军‘江抗’3路(全称‘江南抗日义勇军’第3路)开始的。”陈伊回忆道,“这是遵照新四军一支队陈毅司令的指示,由两支游击队组建而成的,共三个连。”
 
 
年青的陈伊在江抗,摄于1939年


    1938年底,陈伊在武南参加新四军后,先是在“江抗”3路政治部任交通员。“江抗”非常重视对知识青年的培养,陈伊入伍不久,就被派到随营学校学习。革命理论的学习使陈伊进步飞快,1939年4月光荣地加入中国共产党;5月,年仅19岁的他受命担任“江抗”4路4连指导员。“那是我第一次到连队工作,一点经验也没有,凭着一股革命热情虚心向老同志学习,在干中学,学中干。回想起来,很感谢吕平主任对我的言传身教,还有‘江抗’3路王新、龚鹏佐、包厚昌三个老指导员的工作方法和作风给了我不少启发,所以连队工作进展得比较顺利。”随着一段尘封的往事被翻开,记者真切地感受到陈伊内心对老首长、老战友无限的深情与缅怀,同时那段激情燃烧的抗战岁月也重现于眼前。

    在东进中,陈伊所在的“江抗”4路4连主要在澄、锡、虞和阳澄湖地区活动。陈伊将所学到的知识运用于连队工作,加强连队思想政治建设,不断增强干部战士抗战必胜的决心与信心,提高了部队的战斗力;严格执行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广泛发动群众,帮助地方巩固和发展游击队,较好地完成筹集“人、枪、款”的任务。1939年12月,陈伊任“江抗”2团3营7连指导员。为掩护主力部队北上,陈伊所在的团在扬中提前结束整训,返回江南,到澄、锡、武地区以营为单位分散活动,破坏敌人交通运输,打击下乡扫荡骚扰的日伪军。1940年5月,常州、宜兴、无锡等地的日伪军3000余人对我武南地区活动的“江抗”2团进行合击扫荡,“江抗”2团展开了强有力的反击,连续作战半个月,粉碎了日伪军的阴谋,毙敌百余人,开创了武南抗日新局面。陈伊历经数次战斗,战后勤于总结,政治、军事才能逐步提高。


三、渡江北上 黄桥决战军民情 

    以蒋介石为首的国民党顽固派在他们挑起的第一次反共高潮被粉碎以后,又继续在华中地区制造摩擦,企图将新四军“压迫至大江以南或一举剿灭之”,形成与日军共同夹击新四军的态势。1940年6月初,顽军冷欣率敌40师和63师再次向我新四军江南指挥部逼进。为顾全大局,避免冲突,陈毅率江南指挥部主动撤离水西村北移,到达苏北地区。“1940年6月,我团东进到达澄西,与东路副司令何克希会师。为增援郭村战斗,我团奉命从丹北渡江抵达江都大桥一线,在江都七里长村集结待命。郭村战斗胜利后,我军准备开辟黄桥抗日根据地。”随着陈伊的讲述,我们似乎回到了烽火连天的战斗年代。

    1940年7月29日凌晨,在解放黄桥镇的战斗中,陈伊所在连作为攻击黄桥南街的第一梯队突击连,在兄弟部队配合下,经过浴血奋战,攻进南街。“记得当时在黑暗笼罩中,陈毅、粟裕司令的身影出现在我们占领的南街阵地上,那对我们是多么大的激励和鼓舞啊!”陈伊回忆起这一幕,言语显得有些激动。 

    夺取黄桥镇后,我军又攻占了姜堰,为表示抗日诚意,我军信守诺言,又全部撤出姜堰。但国民党江苏省主席兼苏鲁战区副总司令韩德勤却纠集其第89军主力和江苏省属保安旅等共3.5万多人,分三路向驻黄桥的新四军进犯,妄图歼灭我新四军主力。陈毅、粟裕指挥新四军7000余人,坚决予以反击。黄桥决战前三天,组织上调陈伊任一营政委。当时,陈伊才20岁。说起黄桥决战,陈伊语调似乎变得略微高扬:“这场战斗给敌人以毁灭性的打击,但我军也打得很艰苦。那时,我军已无后退余地,决心与敌人决一死战,全体官兵斗志昂扬,大家不怕疲劳,不怕牺牲,奋战三昼夜,最终战胜了几倍于我军的敌人。”1940年10月4日至6日,我新四军在陈毅、粟裕的亲自指挥下,在广大群众的支持下,歼灭国民党顽固派12个团共1.1万多人,基本消灭了韩德勤的主力,并乘胜席卷海安、东台。黄桥决战以辉煌的战绩在历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陈伊对黄桥决战前后军民团结的情景记忆尤为深刻:“当时,数千名民兵和群众自发组织了救护站、担架队。老百姓拿出自家贮存的粮食、棉被支援前线。全镇60多家烧饼店,都忙着赶做烧饼以供应前线。那时有一首歌叫《黄桥烧饼》为大家所传唱——黄桥烧饼黄又黄,黄黄的烧饼慰劳忙,烧饼要有热火烤,军队要靠老百姓帮,同志们吃个饱,多打胜仗多缴枪。”通过这次决战,新四军与八路军实现了胜利会师,奠定了苏北抗日根据地的基础,开启了华中抗战的新局面。陈毅也曾慷慨赋诗歌颂这次著名的战役:“十年征战几人回,又见同侪并马归。江淮河汉今谁属,红旗十月满天飞。”
 
 
1942年陈伊(前右)任兴化独立团政治处主任


四、险赴沙洲 智取伪军施谋略


    1944年10月,时任新四军一师政治部组织部干部科长的陈伊接到调令,提前结束了在苏中党校的整风学习,赴沙洲县任县委书记兼县长、县武工大队政委。不久,陈伊一行二十余人趁夜间乘民船赴沙洲。小船刚驶出靖江旦华港,就被敌人的巡逻艇发现,子弹密集地朝陈伊一行人射过来。凭借着过去作战的经验,他们急忙跳进水里,在一处芦苇丛中隐蔽起来。敌人并不罢手,继续发疯似的四处扫射,陈伊的警卫员和运输员不幸中弹牺牲。陈伊每当追忆这段往事都禁不住会潸然泪下。

    到达沙洲后,陈伊紧紧抓住党的建设、武装斗争、统一战线三件大事,坚持相信群众、依靠群众开展工作。那时,虽然沿江的护漕港、十一圩港、段山等驻地日伪兵力已不多,但是国民党顽军忠义救国军(下文简称“忠救”)包汉生的势力却很猖獗,多次到沙洲骚扰破坏。针对沙洲地区敌伪、顽军和我军现状,陈伊等因时制宜,积极开展统一战线工作,分化瓦解敌人营垒,一面注重抓武工大队军政训练,提高部队素质,组织力量打击日伪军,一面对“忠救”的反共挑衅果断地进行自卫反击。到1945夏,我抗日武装力量由过去约四五十人枪组成的县武工大队发展到两个连的兵力,各区也相应建立了区武工队或武工小组。随着县区抗日武装力量的发展,全县游击活动和打击“忠救”的斗争不断取得新的胜利,为沙洲恢复和发展抗日根据地打下坚实基础。

    如今在当地,人们仍传颂着“沙金(当时因为工作需要,陈伊曾化名‘沙金’)智降日伪军”的故事。那是1945年8月,日本帝国主义宣布投降后,沙洲境内的日伪军却拒不向人民缴械,时任县委书记兼县长的陈伊决定,首先智降伪军中队长房耀章。当地伪乡长施正荣是我情报站站长,经陈伊布置,由施出面宴请房耀章。在酒席上,施向房展开攻心术,陈伊义正辞严地向房指出利害关系,并对其重申我党的一贯政策,初步动摇了房的军心。不久,陈伊得知房耀章要回请施正荣的消息,认为时机已到,决定在酒席上逼降房。经过周密部署,他一面让群众在外面放风说“来了许多新四军”,并故意让这消息传到房的耳中,一面又安排了群众在油桶内放鞭炮,制造出密集“枪声”的假象,给房耀章造成“四面楚歌”的压力。房耀章感到大势已去,遂自动缴械。就这样,陈伊带领几名游击队员和20个农民,不费一枪一弹,巧妙地解除了伪军武装,缴获70多支步枪和一批弹药。

 
1945年于靖江,六分区组建了特务团,团长由分区司令包厚
昌兼(中),钱敏兼团政委(右三)陈伊任政治处主任(左一)
 
 
 
五、解放战争 转辗沙场锋砥砺 
 


    1946年6月,蒋介石公然撕毁《停战协定》,挑起全面内战。是年7月,国民党政府在苏中地区集结了5个整编师和第69师之第99旅共15个旅12万兵力,由南通到泰州一线大举进犯我苏中地区。我华中野战军调集了19个团3万余人,在粟裕司令亲自指挥下,于1946年7月13日至8月27日同敌人展开战斗,连续作战七次,均获胜利,整个战役共歼敌6个旅及5个交警大队共5万余人,被誉为“苏中七战七捷”。陈伊所在华中野战军七纵队59团参加了此次战役,陈伊时任团政委,徐光友任团长。在如(皋)南、海安、洋蛮河、丁堰、林梓、大白米等战斗中,该团英勇善战,圆满地完成了上级交给的作战任务。

    解放战争进入第二年,我军由战略防御转为战略反攻。1947年8月上旬,华东野战军11纵和12纵奉命组成“叶挺城战役前线指挥部”,准备发起盐城战役。盐城作为联结苏鲁地区主要的交通枢纽之一,又是敌联勤总部在苏北的重要补给基地,由蒋军郝鹏举部第一师驻守,四周筑有大量工事,易守难攻。战前,我11纵政治部发了三号政治动员令,宣布将对首先攻进城内的部队授予“叶挺部队”等荣誉称号。各部奋勇当先,掀起了争创荣誉称号的革命英雄主义竞赛。在这次战役中,陈伊所在的11纵92团官兵发扬大无畏的英雄气概,首先突入城内,促使敌人全线混乱,加速了战役胜利的到来。战后,该团被授予“叶挺部队”的称号。

1947摄于盐城被授予“叶挺部队”时,左二陈伊 左四徐光友
 
    解放战争后期,1949年2月,陈伊被任命为三野10兵团后勤部政治部主任,参加了渡江战役、上海战役、解放福州、厦门战役。
 
 
六、建设年代 革命传统续新篇
 

    1952年,陈伊任10兵团兼福建军区后勤部副政委。1956年7月,福建军区改编为福州军区,陈伊任后勤部政治部主任。
 
 
前排左五后勤部长蔡长风、左六陈伊、左七政委张潮夫
 
    1957年11月,陈伊调任28军84师政委。上任不久,陈伊就下到连队蹲点,开展连队创优活动,以点带面,加强部队的自身建设。通过战备训练,提高了部队军政素质,特别是部队技术水平得到显著提高,全师军事训练工作上升到一个新水平。全师上下发扬南泥湾精神,在搞好战备训练的同时,积极开展农副业生产。经过几年努力,全师开荒4000余亩,收粮164万多斤、蔬菜971万多斤、油类35000多斤,不仅提高了部队自给能力,改善了官兵的生活,而且减轻了人民的负担,并为地方支援劳动力98432人次。陈伊于1964年底调任福建省军区政治部副主任。
 
28军主要军事领导合影,陈伊在后排右三
 
84师领导班子,前排左起:陈伊、董超、徐光友、刘振华、程健强
 
    陈陈伊1960年晋升大校,以上是与老伴陈日梅的合影
 
 
    对江西这片红土地,陈伊怀有炽烈的热爱之情。1970年2月,他奉命调任江西省军区政治部主任,1972年任军区副政委。他到江西省军区工作后一年内,几乎跑遍各下属军分区和几十个武装部,了解部队情况,熟悉干部,为部队建设呕心沥血,鞠躬尽瘁。在与记者交谈中,陈政委对其在江西所作的贡献提得极少,但对江西的革命传统感悟却颇深:“在江西,我最大的收获就是,通过参观革命旧址,学习南昌八一起义、井冈山革命斗争的历史,到瑞金、油山、武功山等地亲身感受革命传统,饮水思源,深感一定要让优良的革命传统在部队继续发扬光大。”他说,回顾起在江西省军区工作的16年,体会最深的是:在学无止境中,做到解放思想,与时俱进;深入实际,联系群众,注重加强全省的武装部建设,只有把武装部建设好,才能搞好广大民兵和预备役部队建设。
 
 
陈伊七十年代摄于江西
 
    1986年陈伊离休(1987年按正军职待遇),在南昌平淡恬静地安享着晚年。他大部分时间爱在书房、后院静静地看书,或者出门散步。听陈政委的老伴说,陈老别无他好,唯好藏书和看书,这个嗜好从年青时保留至今。走进陈老的书房,书香飘溢满屋,满满几柜子的藏书印入眼帘。我国现代著名文学家阿英在《敌后日记》(1942年7月3日)中也曾记载:“晤团政治处主任陈伊……加入江抗连队工作,战斗经验,甚为丰富。于文学亦甚爱好……购藏杂志极多。”
   
    结束采访,我的思绪波澜起伏。古语道:“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老一辈革命家无私奉献,为国家作出巨大贡献值得后人景仰并永远铭记,而他们身上那种“自强不息、厚德载物”的高风亮节更是世代相传的宝贵财富。
 
陈伊1986年离休,他1952年在后勤工作中荣立三等功、1957年荣获共和国二级独立自由勋章和二级解放勋章、1988年军委授于独立功勋荣誉章。
 
2000年春节七个子女都回来给爸爸庆八十大寿
 
2009年春节七个子女都回来给爸爸庆九十大寿
 
2013年8月七个子女都来九四医院看望爸爸
 
与老伴在南昌家中,他们从1944年携手起,相依相伴、相濡以沫地共同走过了71个春秋
 
        
相关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此条新闻暂无评论
昵称
*评论内容:(100字以内)
发表、查看更多关于该信息的评论
CopyRight © 2008-2020 Incorporated. All Rights Reserved 民族之光网 版权所有

闽ICP备08104450号-1 公安备案号350102020003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