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首页  |  关于本站  |  民族英名  |  史海钩沉  |  红色景点  |  历史评论  |  军史论坛  | 
今天是
当前位置 -- 民族之光网首页 > 民族英名 > 抗战英名

兰同永
http://www.mzzg.net 2017/4/6 10:55:11
[浏览次数: 496 ][字号: ] [打印] [关闭]
 
 
兰同永(1913.5-2002.11)
 
    宁德市蕉城区八都镇猪母石村人。1934年参加革命。1937年9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38年参加新四军3支队6团北上抗日,为3营6连战士。后在泰州、华东支前司令部工作。后在厦门市食品公司工作。1982年10月离休。2002年11月病故。
 
 
我的一段经历(节选)
兰同永
 
首战北土
 
    一九三八年八月,我们打了北上抗日的第一仗──北土之战。北土是日军盘踞在江苏茅山的一个主要据点。日军在此设有两个碉堡,一个在平地,一个在山头,两堡相隔约一百米,有两个连约三百名日军士兵驻扎在里面。他们凭借据点,有恃无恐,常在北土一带烧杀抢掠,无恶不作,民愤极大。战士们对敌人的行径十分痛恨,个个磨拳擦掌,恨不能立即和敌人拼个你死我活。
 
    八月二十八日下午二时,战斗打响了。我五、六两个连的兵力首先向据点发起进攻,先用从敌人手里缴获来的小钢炮和手榴弹摧毁敌人的碉堡,使敌人无处安身。敌人不得不将队伍拉到平地,企图逃跑。这样,正好钻进我们布置好的“布袋”,来一个消灭一个,来两个消灭一双,打得敌人抱头鼠窜。战斗刚开始时,战士们有些顾虑,不知打日军怎么打,还以为日军真是什么不可战胜的“天兵”,心里压力很大。岂知,在我军的猛烈攻势下,日军如此狼狈。这样,大家干劲倍增,越打越英勇,整个战斗历时四小时。这次战斗共歼灭日军一百五十多人,活捉十二名日本士兵(其中四个是女的),缴获“三八式”步枪一百三十多支、小炮八门。我们的战士牺牲十二名,伤十八名。我们以小的代价换取了大的胜利。北土之战的胜利,说明了武装到牙齿的日本军队是可以被打败的,它打出了我军的军威,大大鼓舞了我广大指战员的斗志。
 
    战斗结束后,我军凯旋。九月三日,在茅山杨村驻地,我们召开了军民联欢庆功大会,战士们情绪高涨。部队首长讲了话,表扬了我们在战斗中的英勇顽强精神。我们将活捉来的十二名日本兵押到台前。面对中国的老百姓,日军俘虏耷拉着脑袋,一扫以往那种不可一世的威风。当地老百姓看到这种情景,无不拍手称快。他们高兴地赞扬道:“共产党、新四军真伟大,真厉害!”我们在群众眼里的形象一下子高大起来。几个日军俘虏也叽哩咕噜地讲着日本话,我们一句也听不懂。最后,他们竖起拇指,用生硬的中国话困难地说:“共产党新四军大大的!”说话时,眼神里流露出了钦佩之意。
 
 
梅村遇险
 
    抗战征途并不都是一帆风顺的,随时都会有险情出现在我们面前。梅村的遭遇战,就险些使我们全军覆没。
 
    一九三九年,抗日战场形势更为严峻,而国民党当局不顾民族大义,下狠心全力围剿我抗日武装,不断向我新四军进行挑衅,甚至悍然发动进攻。根据中央指示,我新四军这时改称为“江南抗日义勇军。”我们团一营改为一路,二营改为二路,三营改为三路。我在二路,负责人是刘中国。部队改编后,我们从茅山向梅村进发。由于国民党顽固派不顾抗日大局,派遣两个师在我们后面追击。我们以抗日为重,都不予反击。再加上到处都有日军盘踞,所以我们的行军路线都是迂回向前的。从茅山到梅村,我记得大约是过了两条铁路,两条河,一条公路。一天晚上,雪下得很大,行军十分困难,大家的衣服都积满了雪水,冻得全身发抖。我们刚到梅村,即被国民党军队包围。整整两天我们在包围圈里,无法吃到东西。是可忍,孰不可忍?!上级命令我们狠狠地教训教训这些顽固派。
 
    在我们被包围的第三天,我们探明了敌情,找准了敌人的弱点。大约是中午时分,反击战斗开始了。当时战斗打得很凶,敌我双方距离很近,仅七、八十米,都可以看见敌人的脸了。敌人的武器装备占有绝对优势,班排以上军官都用快慢机,而我们的装备就显得太差了。可是,我们机智灵活,英勇顽强,沉着应战,以顽强的战斗意志压垮了敌人。这次战斗,我们出其不意,一下子变被动为主动,以两个团的兵力,打败了敌人装备优良的两个师,活捉了敌人的一个团长和一个参谋长。我们用缴获的枪支装备了自己,提高了战斗力。梅村之战,使大家扬眉吐气。正当我们欢庆胜利之时,却又面临着更大的危险。
 
    梅村初战后,我们在梅村休息了一个星期,这期间,敌人常派小股兵力向我们进攻。一天中午,正吃午饭的时候,敌军约有一个团的兵力来我驻地偷袭。他们先摸掉我们的哨兵,而后攻进营部,形势十分紧迫。我们赶紧扔下饭碗,三个连拼着老命往外猛冲。我们依靠当地老百姓的帮助,凭借熟悉的地形,一边突围,一边反击,猛打猛冲,直到冲出村子十几里路,才摆脱了敌人的围追阻截。我们虽然冲出了敌人的包围圈,但是损失很大,伤亡惨重,残肢断臂的伤员不少。这次遭遇战,给了我们一次深刻的教训,它告诉人们:任何时候都不能放松警惕啊!
 
 
巧袭美利
 
    一九三九年七月,我军开始攻打“江南美利镇”。美利镇位于安徽西南方,是日伪军驻江南的一个司令部,敌军在这里设有一个兵工厂。因为这是敌人的中枢机关之一,故戒备森严。敌人在美利镇内外设有七道工事,对过往行人盘查甚严。
 
    由于我们对敌情不大熟悉,第一次打美利镇失败了。我们总结了失败的教训,积极准备着第二次进攻。
 
    一天清晨,约六点钟,我们十三位同志伪装好后,奉命混入敌军阵地进行侦察。当我们搞清了敌驻地的地形、军事部署,正准备往回撤时,突然发现敌人在营房附近训练军犬,有位战士按捺不住心中的怒气,开枪打死了军犬。这下可捅了马蜂窝,日军立即向我还击,机枪“嗒嗒嗒”地向我横扫过来。我们见势不妙,立即撤出。根据我们侦察的情况,王必成团长下令:“那个地方一定要拿下来!”领导上制定了第二次的战斗部署。
 
    我军先以一个团的兵力,集中力量正面强攻硬打,冲破了敌军的第一道工事,接着一鼓作气一直攻进第六道工事。这时,敌人不得不全部退到碉堡里继续负隅顽抗。战斗持续了一天一夜,最后我们把煤油、汽油灌进碉堡,再用导火索引火燃烧,烧得敌人哇哇大叫,东逃西窜,烧死了许多敌人。我们全体指战员英勇奋战,终于占领了美利镇和敌兵工厂,缴获枪支和其他军需用品数以万计。
 
 
黄山负伤
 
    一九三九年九月,国民党顽固派中州部队伙同日军攻打我们,我们走到哪,他们跟到哪,并且不断挑衅。对此,上级命令我们严惩敌顽。
 
    九月十七日,敌人抢先控制了黄山山头,而我军刚到山脚,形势对我十分不利。当天下午二时,一、二、三营分三路从敌东面、后面、西面以小股兵力进攻。战斗连续打了三天三夜。十九日下午,我军消灭了敌人两个排,有一个军官被我一枪打中,掉进茅坑,我冲过去想搞下他手中的快慢机,没料到,他没死,一枪打中我的臀部,我负了伤。这次战斗,我们共消灭了敌人一个师的兵力,缴获大量三八式、冲锋枪、快慢机等武器。但我们也付出了一定的代价,我方指战员伤亡一百多人。我们的吴焜副团长就是在这次战斗中为祖国献身的。吴焜副团长的牺牲,大家极为悲痛。叶飞同志得信后,立即赶到我们这里,向吴焜同志遗体告别。
 
    我受伤后,被抬到后方医院──苏南杨中军部医院养伤。在同志们的精心护理下,五个月后痊愈出院。这时,六团已开往苏北,我被分配到新四军二团三营。
 
    一九四〇年二月,在我出院的第六天,日军围攻杨中后方医院。日军来势极为凶猛。我们得知情报后,立即作出战斗部署:三营迎敌,牵制敌人,掩护医院转移;二营保护医院撤退。当时是初春的天气,寒风凛冽,河水结冰。战斗打得很激烈,我右腿被弹片划伤,掉进河里,被老百姓发现,救了上来。他们一边抬着我,一边帮我找部队,找医院。一路寻走,历尽艰险,十几天后到了江苏西南的小基镇,终于找到了离小基镇二华里的后方医院。刚进医院时,由于十来天的耽误,我的伤口发脓了。三个月后,我才伤愈出院。这时,我又回到了二团三营七连。想当年,多亏了老百姓热情无私的帮助,如果没有这些老百姓的帮助,早就没有今天的我了。
 
 
进攻曹甸
 
    一九四二年,抗日战争进入相持阶段。我们处于最困难时期。敌人对我们重重封锁,还不断进行大扫荡。那时,生活是十分艰苦的,每人每日仅供应给三钱油、五钱盐巴、一斤四两粗米,吃饭没菜配,主要靠地方支持一些。盐城指挥部成立后,改过抗币,有五元、两元,主要是在解放区用。
 
    十二月十八日,我们开始攻打江苏曹甸,参战的部队是二、三、四、五、六团。曹甸位于黄桥西北方向,这里四面环水,东边有一座桥,四周布有铁丝网,日军就借这个优势与我们对抗。战斗刚开始时,有一个连的士兵临阵逃脱,逃到敌人那边去。这些士兵都是俘虏兵,因我们对他们没有整训好,思想还没转过弯来。这对部队影响很大,第一次进攻没能奏效。于是,我们决定向曹甸发动第二次进攻。我们用一部份兵力正面攻敌,另一部份兵力从桥下面迂回进攻,开枪、开炮袭击敌人,使敌人措手不及。这次战斗又获全胜。
 
 
血战淮阴
 
    一九四三年十一月八日,我们从黄桥出发,去攻打淮阴。十八日那天,天上下着大雪,积得很厚,行动十分困难,走一步都要陷进好深;棉衣上积满了雪,雪水把棉衣都浸透了。上午八、九点,我们对国民党顽固派黄辉团发起正面进攻,另两个团从旁合围。第一天,打得十分激烈,日伪军占据高房,居高临下;我们从下往上猛攻,与敌展开巷战。
 
    在我们猛烈的攻势下,敌人不断溃败,最后投降。这次战斗,我们也有许多同志牺牲,我在战斗中双眼负伤了。
 
    负伤后,担架队的同志把我抬到江苏兴化县三浪庙的后方医院治疗。这时,我的双眼已经看不见了。当时药物十分缺乏,只能用稀浓度的药水洗眼。大约四、五个月后,左眼才能看得见些东西,右眼还是什么也看不见。这期间,我们部队又回到苏北,进行重新组编。
 
    我是在一九四四年二、三月间出院的。出院后,我奉命到泰州地区组织游击队,我任总队长,下辖两个支队,主要任务是进行军事训练。四月,总队改编为泰州独立团,下辖三个营,我在二营,营长是泰州人,名叫张宇清,我是副营长。
 
 
最后一仗
 
    一九四五年八月十日至十七日,我们攻打了江苏省兴化县。这是抗日战争时期,我参加的最后一次战役。
 
    兴化县四面环水,是个岛县。我泰州独立团协同一、四、六、七团进行战斗。独立团攻打北面,一团打南面,六团打东面,七团打西面,四团打西北。我们因地制宜,搜集了许多小木船,船头叠着浸水的棉被做成简单的工事,冒着敌人的炮火,顽强地向前推进。独立团的团长站在船上指挥战斗,不幸被敌枪弹打中,壮烈牺牲。团长的牺牲,更激起了战士们的满腔怒火。终于,队伍到达了岸边,战士们一涌而上,冲向城门。但是狡猾的敌人紧闭城门,用机枪向我猛扫。然而,战士们前仆后继,英勇地攀墙而上,但没能成功,很多战士被敌人用刀把手剁掉。最后,我们只好用手榴弹强攻,然后乘着烟雾弥漫之时,爬上墙头,打开了城门,与敌奋战。
 
    经过三天激战,我们终于拿下了兴化县城。这次战斗,我们歼敌三个营。
 
    四十年前,我们以小米加步枪,打败了装备优良、势力强大的日本帝国主义,中华民族摆脱了被外来蹂躏的命运。
 
    当年,我们之所以能够把日军赶出我们的国土,是因为我们所进行的战争是正义的,得道多助;是因为中华民族历来就有不甘受辱,决不屈服的凛然正气。
 
(陈巧璋  杨永民整理于1985年8月8日)
 
摘自宁德市蕉城区新四军研究会、中共宁德市蕉城区委党史研究室编《英名永存──蕉城籍新四军将士征战史册》
 
 
        
相关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此条新闻暂无评论
昵称
*评论内容:(100字以内)
发表、查看更多关于该信息的评论
CopyRight © 2008-2020 Incorporated. All Rights Reserved 民族之光网 版权所有

闽ICP备08104450号-1 公安备案号350102020003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