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首页  |  关于本站  |  民族英名  |  史海钩沉  |  红色景点  |  历史评论  |  军史论坛  | 
今天是
当前位置 -- 民族之光网首页 > 民族英名 > 抗战英名

徐月明
http://www.mzzg.net 2017/5/5 12:15:30
[浏览次数: 780 ][字号: ] [打印] [关闭]
 
徐月明参加革命后个人工作简历
 
    1939年3月7日集体到皖南云岭军部参加新四军,在教导队八队女生二中队学习政治20天,=结业后,先后在军部服务团戏剧组任团员、班长,江南一支队(后改为江南指挥部)政治部宣教科干事。进军苏北黄桥后,指挥部改为一师,徐月明被留在黄桥泰兴县保安科为科员。黄桥失守后,又调回一师先后为政治部印刷所文化教员,一师司令部电台文教兼党支部书记,苏南行政公署、区党委会计兼出纳。抗战胜利后,先后在淮安华中军区政治部组织部组织科任干事,第三野战军政治部家属队任会计兼出纳、妇女干校托儿所保健股长。解放战争胜利后,南下福建转地方工作。先后在福州福建省立第一托儿所任保健股长、副所长、所长、幼儿园园长,省人委办公厅人事处副处长、信访办公室主任、人事处长等职。文革中期担任干部审查的结尾工作。1979年省纪委成立,任福建省纪委专职委员负责信访工作)。1983年1月离休。
 
 
钢铁是这样炼成的
──记新四军女兵徐月明
徐月明口述   蓝传胜整理
 
徐月明
 
    苏联作家奥斯特洛夫斯基在小说《钢铁是怎样炼成的》这本书中,塑造了小说的主人公“保尔•柯察金”,在平凡的工作和生活中,留下不平凡的人生,激励了几代人为共产主义远大理想而奋斗。而在本文中叙述的,已96岁高龄的新四军女兵徐月明同志,如出一辙,没有什么轰轰烈烈的事迹,在平凡的战斗、工作和生活中,同样展示了不平凡的人生。在她22岁的学生时代,受到进步思想的熏陶,私自离家出走参加新四军,奔赴抗日前线,在军旅锻炼中,成长为一名中国共产党党员。作为一名新四军女兵,文中除了介绍她的经历外,着重叙述在抗日战争那个特殊的年代里,她所遇到的平凡却令人惊心动魄的一些小故事。
 
战火的号角──吹响投身抗日的序曲
抗日烽火燃遍大地,娇妹不思女儿装,弃笔从军。
 
    徐月明,祖籍广东番禺,父亲年轻时就离开故土到上海谋生,为一家私人以贩运山羊、绵羊为职业的“顺利羊行”记帐。1917年3月23日徐月明出生在上海虹口区,她上面还有比她大5岁和3岁的两个哥哥,他们先后念完高中,就到天主教开办的圣芳济英文学校念英语。
 
    徐月明8岁开始在一所私人开办的锦英女子小学念书。16岁时父亲逝世。大哥在毕业后,到外国人办的“康益洋行”当职员,又自办了徐氏英文补习学校,以维持一家四口的生活 (母亲、两位哥哥和她)。她停止了学业,就在学校学英语约四年,然后也帮学校教初级英语约一年时间。
 
    当时有一所“量才业余补习学校”,校长是李公朴先生。徐月明经熟人介绍到量才图书馆借阅进步书籍,以后又到量才业余补习学校念初中语文。她星期六晚上参加歌咏班学唱抗日救亡歌曲,星期天参加讲座活动,从而启发了民族意识和抗日救亡热情,成为一名追求进步的热血青年。“七君子事件”发生后,她加入了救国会,并参加签名要求释放李公朴等七君子的请愿活动。 
 
    “八一三”抗战爆发后,哥哥的英文补习学校停办了。徐月明即参加进步音乐家何士德创办的国民战时服务团歌咏班,参加何士德、冼星海作为指挥的歌咏活动。上午聚集在一块,集体练唱抗战歌曲,下午则到难民所教儿童唱歌、识字。上海沦陷后,没法工作了,只好到侨光中学继续念高中,才念完一学期,因不愿接受日军的奴役统治,又想去内地于是就停学了。这时经一进步同志介绍,到难民所工作。半个多月后,获知上海地下进步组织正组织筹备,送一批进步青年到新四军去,于是她积极申请,经介绍、内部测验、个别谈话,最后得到批准。她是家中最小的“娇娇小妹”,深怕家里阻挠,没敢告诉母亲和兄长。她没拿家中一分钱,靠原侨光中学同学们和进步同志的同情和资助,一两元、三五元零零散散凑集起来,加上在难民所工作时得到的一点报酬,凑了共26元做路费,私下离家出走。在国破家亡、动荡的岁月里,人民颠沛流离,民不聊生,又有谁能随时关注到“地球上又少了一个弱小的生命”。而逃离了日军的奴役统治,心中豁然开朗,单纯的她没考虑更多。只是走后,担心家里大人的惦念,遂委托同志从邮局寄一封信,为了保密,只告诉家里到目的地后会再联系。
 
    他(她)们一行十九人,由进步组织推荐正副队长带队,记得副队长是左英同志。因为集体行动目标太大,会被日军发现,所以船票买一块,安排各自行动,上同一条船,到吴淞口经过敌人检查后,再集中。途中遇到国民党军队的阻拦,幸亏出发前参加了战地救护培训班,并有“红十字会战地救护名单表”,才摆脱了纠缠。他(她)们坐船先到浙江的温州,好象是年三十,没有八菜三汤,也没有四菜一汤,伙食费一天两角钱,三顿管饱,只是在年初一的青菜里加了点薄薄的肥肉片,就算打打牙祭了。在新四军办事处住了一周,辗转浙江的兰溪、金华、安徽的太平、岩寺等地,最后到达安徽皖南云岭的新四军军部。这时通过书信,家人才知道小妹已投奔新四军去了。
 
战火的历练──用歌声筑成我们新的长城
“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歌声就是她战斗的武器。
 
1939年3月7日,徐月明参加新四军,分配在八队的女生二队,进行了为期二十多天的政治学习,主要是学习统一战线、论持久战和社会进化史等知识。4月初,曾在上海战时服务团歌咏班任领导的进步音乐家何士德也来参加新四军。他到皖南后即组织文化队,任队长,招收新四军男女青年,徐月明即报名参加,经过试唱合格,被批准为教导队第三期文化队队员。这期间主要学习音乐、戏剧理论、文艺,也学统一战线和社会进化史等。10月,文化队结业后,分配到军部服务团戏剧组为团员,除唱歌外,就是随戏剧组到前方慰问部队,参加演出,并主管道具。
 
    1939年12月中,徐月明奉调戏剧组工作不久,随戏剧组到江苏扬中和扬州慰问部队。1940年1月初,回服务团。2月春节过后又随戏剧组到江南一支队慰问部队。
    在江南一支队慰问部队时,因“国共摩擦”,作战行动不便,戏剧组暂时留在一支队,教连队战士学唱《新四军军歌》、《国际歌》等歌曲,并配合开展军人俱乐部活动。随着“国共摩擦”的日益激烈,经上级决定,在一支队慰问的戏剧组解散,她留在一支队,先被调到后方医院当文化教员,教在医院的同志学习“军歌”、“国际歌”,后又调到一支队政治部(这时已改为江南指挥部政治部)任宣教科干事。接受任务后,到通讯连教战士学唱《新四军军歌》、《国际歌》、《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等歌曲。
 
    在一支队慰问部队时,因工作积极认真负责,不久被提拔为班长(一班有十人)。1940年5月,经同到一支队慰问的尖锋同志介绍,光荣地参加了中国共产党。
1940年7月在江苏黄桥
 
战火的洗礼──穿过铁路封锁线
军事行动,让她亲身体会生死存亡的滋味。
 
    1940年7月,江南指挥部奉命北撤,到苏北建立抗日根据地,直属机关分批行动,此时军部服务团团长朱克靖、副团长谢元晖也到了指挥部。她们这一批约三十人,大多数是服务团的女同志,又无作战经验,上级领导比较关注她们的安危,特派团长、副团长加强领导,具体的转移工作在作战科吴肃科长的带领下进行,战斗打响才知道,还配备了特务连一个班掩护,集体转移。这时徐月明还是候补党员,出发前组织上将她的党员证明交给她本人保存,转移时口袋里还藏着候补党员的证明,人在证明在,她心里明白,这可是自己的第二条生命。
 
    在同行中,恰好有一位上海来的女青年与她认识,都曾在上海参加进步的讲座活动,也是候补党员,对付应变稍有经验。于是,没有此番经验的她则紧随其左右,向其学习,在行动中借以壮胆。
 
    当她们行进到靠近铁路封锁线的村子时,就分散住在老乡家里隐蔽,准备趁黑夜穿越镇丹铁路封锁线。敌人在铁路两旁巡查很严,白天重兵看护,晚上巡逻车来回巡护,还常常设下埋伏,拦阻抓捕越过铁路的人员。三四十人的队伍,一连巡察了好几晚,等候通过铁路封锁线,经侦察都有敌人埋伏,过不去,又回到村子隐蔽待机。这样三番五次来回折腾,敌人也有所察觉她们的行动。
 
    情况多变,不能再等待了,一天晚饭后,天刚蒙蒙黑,终于决定开拔,准备强行通过。不料由于集体行动目标大,刚走到半路就遭到敌人伏击,前方特务连的同志和敌人接上火,子弹雨点般地飞来。幸好有护送的特务连同志还击掩护,枪声一响,随着“卧倒!”的呼声,徐月明紧随那一女同志齐齐卧倒,匍匐后退,机灵地跟在带队的作战科长后面,人家跑,她就跟着,人家卧倒,她就趴下。就这样,她和那位稍有经验的女同志紧跟队伍安全撤回小村,又分散到老乡家隐蔽。第二天,听说一位女同志因来不及卧倒,被击中胸部,当晚虽抢救回来,第二天早上不幸牺牲,其余人员包括走散的队员都全部安全集中。出师不利,行动受损,未能完成上级部署的任务,大家的战斗情绪受到影响,有点沮丧低落。而对于长期坚持艰苦斗争的粟裕首长来说,这个挫折无碍大局。首长不见后续队员跟上,特派警卫员每天潜回服务团,传递首长指示,部署下一步的行动方案。当得知部队首长关心着大家的安危,仍隐蔽在铁路边的村子里等待着她们,大家顿时倍受鼓舞,群情激奋,摩拳擦掌,准备再大干一番,几天来的阴霾情绪一扫而光。根据首长的部署,她们在老乡家购买了老乡的便衣进行化装,把无法携带的军用品、个人物品、装具寄存在老乡家,等待晚上奉命转移。她在整理可以带走的装具时,仔细检查党员证明揣在怀里好好的,这才放心,什么都可以丢掉,党员证明是绝对不能遗失的。 
 
    不日,在摸清敌军的巡逻规律后,接上级命令,“全队化整为零,二三人一组,彼此相隔一定的距离,利用凌晨敌人回家吃饭的间隙通过”。第二天一大早饭后,她们到了铁路附近,粟裕司令员,早已泰然自若地坐在铁路边隐蔽等候,全队立即按部署,二三人一组拉开距离行动,她身旁的战友较有行动经验,于是她紧拽着战友的手,跟着前面的老同志迅速前进,伺机通过那静卧着的冰冷的钢轨。注视着她们安全地穿过敌人的封锁线,仿佛一切都在粟裕司令员的掌控之中,她也信心倍增。“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连日来的颠沛流离、担惊受怕,甚至战友的鲜血和生命,在这一刻,三下五除二就解决了,她们哪里知道,粟裕司令员和各级领导,为了转移任务能顺利完成、为了她们的安危,做了多少前期准备工作、付出了多少心血代价!通过封锁线后,她们随即赶回指挥部政治部集中。
 
徐月明和蓝荣玉,既是战友又是患难与共的夫妻
 
 
战火的浪漫──抒发革命的乐观主义情怀
    要取得抗战的胜利,不但要有革命的英雄主义,还要有革命的乐观主义和革命的烂漫主义。
 
    穿过铁路封锁线后不久,部队打进苏北黄桥,徐月明等人随部队也到了黄桥。接着,江南指挥部改为“一师”,她被一师政治部宣教科留在黄桥。恰逢一师保安处要在四个县建立保安科,通过军法处同一师政治部主任联系,“要一个懂得多种文字的女同志到县保安科工作”,一师政治部主任钟期光听后说:“有,有,有….我们宣教科的徐月明又懂英语,又会拉丁话,就派她去最合适”,于是她被军法处分配到泰兴县政府保安科任科员,这时她已是中共正式党员了。说好一个星期的事情,结果一呆就是半年,对交往信件中有涉及部队的,则分类打包,送递至有关的部队。
    她因信件打包递送,认识了军法处的蓝荣玉同志。
 
    当时泰兴县政府保安科领导关心她,考虑到她工作积极,离家出走参加革命多年,在本地既孤身一人,又举目无亲,且上海家里无法了解现状,为其担惊受怕。便乘有商人来往上海做生意之际,托人带她的母亲到县里来看望她。当看到离家出走时还是学生的小妹,在部队几年的锻炼,已成长为抗日的干部,在那个脑袋什么时候会丢掉都不知道的日子里,母女能够相见,真是百感交集,顿时安下心来。母亲担心她生活艰苦,不但带来了她爱吃的上海土特产和糖果,还给她带来一双适合部队行动,在地方较少用的新胶鞋。期间,正好有位同她和蓝荣玉都熟悉的地方领导陈丕显同志路过泰兴此地,要到军法处驻地办事,顺便帮她把军法处的捆扎信件带去。蓝荣玉那儿因工作关系熟悉,又没什么好东西表示,没多想,顺手装了一包上海糖果,这在当时的县城和农村也算稀罕物了,连同打包的信件一并托陈丕显同志带上。没想到那边,蓝荣玉拆开糖果,同陈丕显同志和在场的战友们分享时,大伙借机调侃蓝荣玉在分发喜糖。这些同在艰苦的环境中摸爬滚打过来的战友们,这些在红军长征后的三年游击战中都挺过来的患难与共的战友们,苦中作乐穷开心,再次表现出革命的乐观主义和革命的浪漫主义情怀。
 
    半年后,敌人进攻黄桥,保安科撤至海安,她又调回政治部,等待分配。“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当得知军法处那边大伙分糖调侃之事时,她认为是战友们乱点鸳鸯谱,并没放在心上。没想到军法处的周琳处长(音译,如今回忆的名字),当真找她谈及此事时,她才感到要挠挠头,问题“复杂了”,这是哪门子的事啊?坚决表示“唉!唉!唉!…啥事体啊!(上海方言“什么事”),没有这回事啊!抗日胜利了,才考虑这事!”无奈领导又多次耐心地晓之以理,考虑再三,她最终接受了。如今可是先恋爱,再结婚,而在当年那恶劣的环境里,可是先结婚,再恋爱,甚至还没有恋爱,就为抗日战争献出了年轻的生命。
 
    没有花前月下,没有婚车迎娶,没有大红盖头,没有歌舞升平,1941年1月,她同工作中认识的,在军法处工作的蓝荣玉同志经组织批准喜结良缘。这是人生大事,在那艰苦的日子里,战友们仍不忘民风民俗,机会难得,怎么说也得意思意思。虽然当时条件艰苦,物质匮乏,军法处领导还是慎重地委托食堂,设法筹办做了二桌,邀请处里全体干部到场庆贺,为他们证婚,其乐融融,也算借机改善一下艰苦的生活。他们成为那个战争年代中,既是革命战友,又是患难与共夫妻的又一对新人。
 
    新婚不久她又被调回一师,先后担任一师政治部印刷所文化教员、一师司令部电台文化教员兼党支部书记。后到苏中九分校党训队学习,再分配到苏南行政公署区党委,任会计兼出纳。
 
战火的煎熬──能挺的住就是胜利
妇女要顶半边天,能否挺的住还得看她自己。
 
    在动荡的战争岁月里,妇女注定要比男子承受更多的煎熬和磨难。婚后不久,蓝荣玉同志调到一师政治部任锄奸保卫部部长,因繁忙工作不能时时照顾帮助她,钟期光主任关心下属,及时帮助她解决困难。在怀孕、生孩子,这个女同志结婚后必然要遇到的难题上,钟主任更是关怀备至。特别在1942年11月左右,正值艰苦抗战,形势恶劣的时候,她遇上怀孕要生产,她直“埋怨”肚里的宝宝,“工作这么紧张,真是生不逢时”。她已到后方医院等候生产时,形势急转直下,敌、伪军在苏北清剿、扫荡和清乡,环境恶劣。钟主任获知此事,考虑到小徐同志的安全,为保证顺利生产,想方设法让她从后方医院紧急转往上海老家,这时蓝荣玉同志已奉命带领有关人员安全转移,她即使前往上海,也只能孤身一人前行。孩子出生几个月后,母亲不放心,要陪她一块回去,钟主任又设法托人带她们母女三人回部队。后来听说,后方医院在转移时,有一位医生因工作转移稍慢点,就被清剿的敌军给杀害了,万幸,钟主任确实考虑周到。
 
    毕竟是自家的事,有困难还得多担待一点。徐月明怀孕后,思想压力很大。当时部队经常转移,各方面条件又很艰苦,怀孕或者生孩子迫使她无法随部队行动,只好隐蔽在老百姓家里,称为“打埋伏”。而那时常遇到“今天还是后方、明天就可能成为前线”的情况,她难免受到惊扰。
 
    有一次,在山坳里的老百姓家“打埋伏”,突然听说敌人已到村子附近的街上,还好是夏天,她急忙抱着帐子和垫单,跟着同住的老乡爬到山上风餐露宿。第二天,敌人走了才敢下山回到家中。
 
    还有一次,她在上海生了女儿后,母亲不放心,专程送她们母女回部队。钟主任考虑到女同志怀孕、生孩子不方便随部队转移,就和当地政府联系,设法安排她和另一个怀孕的女同志同在一位老乡家“打埋伏”。一天清晨,老乡气喘吁吁地跑来说,敌人已到离她们家前面七八十米的山口了 ,对面田埂边的房子外已经可以看见日军晃动的身影,被鬼子盯上可就惨了。她们吓的早饭没吃,急忙跟着老乡往屋后面的村子转移。出门没几步,母亲已经吓得两腿发软,瘫在田埂上走不动了。这时的徐月明,已不是几年前穿越铁路封锁线的青年学生,而是一个稍有应变经验的新四军女干部,没有听到后面鬼子的呵斥声,没有听到朝她们射来的鬼子“三八大盖”那特有的枪声,她判断鬼子并没有发现她们,她鼓励母亲挺起腰杆,求生的欲望支撑着她,背上背着婴儿,一手拎着包袱,一手硬拽着母亲逃往村外。躲了三天,鬼子走后,经确认危险已过才敢回去。
 
    1943年9月份,蓝荣玉同志到新四军华中军区党校学习,钟期光主任乘有人到党校学习之便,带她去见蓝荣玉同志。正好,政治部宣教科的张科长在负责苏中九分校党训队,于是安排她也到苏中九分校党训队学习。
 
 
战火的考验──置之死地而后生
大难不死,任重道远,马克思召唤她继续战斗。
 
   “工农兵学商,一起来救亡,拿起我们的铁锤刀枪……”要奋斗就会有牺牲。在战火硝烟的年代里,瞬息万变的意外情况折磨着每个人。也许是大难临头,千钧一发之际,考验你临危处置的本领;也许又是化险为夷,转危为安,庆幸之余更是令人胆战心惊。
 
    徐月明记忆最深也是最危险的一次考验,莫过于在一师政治部印刷所当文化教员期间的一段惊心动魄、富有戏剧性的“血与火”的“洗礼”。
 
    1941年1月,敌人进攻黄桥,县保安科撤出。随后,她调回一师政治部待分配,新婚没几天,分配到一师政治部印刷所当文化教员,当时所长兼党支部书记是张狄刚同志。
 
    不久,部队要打投降派李长江,上级命令印刷所和后方医院搬到苏北“西团”。早饭后,所长带领大家乘船转移。下午5点左右抵达,傍晚来到当地一条小街上,进了街右侧一处大门朝街的房子,和工人家属一块住下。
 
    这条小街,实际上是条“死胡同”,一头接大街、另一头是不通的。第二天上午,工人在安装设备,组装机器,准备开工,徐月明和一个同志布置俱乐部,无暇顾及左右。午饭后,正在召开支部大会,突然传来民工的喧嚣声,一同志冲进来报信,说:“鬼子进大街啦!小街口已经挨家搜查,快跑啊!”突如其来的意外情况,大家有点头脑发蒙,手足无措,上午听老乡讲鬼子还在18里地外,怎么说来就来了呢?!张所长很有应变经验,镇定地要他(她)们赶快分头打包,立即撤退,并派人外出打探,瞬间获得飞报:“敌人已向驻处搜查过来了!”顺势望去,敌人逼近,情况万分危机,撤退来不及,死胡同也无退路。他(她)们连忙堵上大门,只能用简陋的生产工具,准备作拼死的抗争,惨剧就在眼前。他(她)们仿佛已感觉到门外敌人的铁蹄声在节节逼近,鬼子的暴行历历在目。时间一秒一秒地在过去,大门外隐约可以听到鬼子的呵斥声、砸门搜查的嘈杂声、百姓痛苦的呻吟声,大门里一片沉寂,空气仿佛凝结了,沉默中,似乎连一句话都是多余的。作为一名党支部委员,她和支部书记一样,用自己坚定的视死如归的情绪和行动,感染着在场的每个群众,鼓舞他们的斗志。没有抱怨,没有哀叹,没有抽泣,每个人心里都明白,生命最后的时刻即将到来。在这非常的时刻,新婚的她,也无暇传递最后与爱人的话别,只有抗日义愤的一腔热血。他(她)们压抑住紧张的心情,坚守各自的岗位,准备在即将到来的那一刻大爆发,接受“血与火的洗礼”,为国捐躯,拼个鱼死网破。“这是最后的斗争,团结起来到明天……” 她心中仿佛又响起《国际歌》那雄壮悲怆的旋律,作一次最后的斗争,如同“狼牙山五壮士”、“马石山十勇士”、“八女投江”那样,不当亡国奴,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就在这生死考验、千钧一发之际,不知谁的一个意外发现,竟使她们绝处逢生,也许他(她)们还年轻;也许还需要他(她)们为抗日战争再多做贡献;也许他(她)们天生就不该立即离开这个世界。不用去爬墙头,也找不到梯子,万幸的是,这房子原来是当地的盐务局,后院隐蔽着,居然有个通往小河沟的后门,供运送盐巴所用。真是天无绝人之路,门外台阶下的小河遇旱,河底两边已稍微干涸,尽是半干半稀的烂泥,可以行走撤退。别无选择,在所长的带领下,义无返顾,他(她)们顺手抄起随身的简易铺盖冲出后门,跳下河沟,利用河沟岸边的枯草作掩护,(要知道,地面那边不远的街上,还可以清晰看见鬼子巡查的身影呢 !)顺着河沟往远处“狂奔”转移,布鞋时时被烂泥粘住,只好不时猫下腰,提留一下鞋后根,咳!如果穿上母亲给的那双,舍不得穿的新胶鞋就好了。他(她)们仿佛开闸的洪水一泻千里、仿佛郁闷的鸟儿冲破囚笼飞向蓝天,身后小街上灾难的嘈杂声渐渐远去,她这才感觉到仿佛又一次降生到人间获得新生,感觉到生命是如此宝贵,感觉到自由自在地生活是多么令人向往。
 
    逃过了这一劫,安全脱险后,静下心来才发现,为了保存革命实力,人是保住了,但全部东西都丢光了,不单是机器设备,个人的物品也一样,一检查她不但棉大衣丢了,连母亲当初专程到黄桥来看她时,给的那双一直舍不得穿的新胶鞋,也丢了一只。后来听说,后方医院的工作人员在老乡的多方掩护下,已安全脱险;可是住在大庙里的伤病员就惨了,因为行动不便,又没有后门可以提前撤退,被敌人堵在庙里活活烧死;服务团两个住院治病的同志,在突围时遇到敌人,搏斗中也不幸牺牲。
    他(她)们在所长的带领下,经过多天转折,派人外出寻找,终于同上级取得联系。但设备已被破坏,无法继续工作。
 
    徐月明后来调到一师司令部电台任文化教员兼党支部书记。
 
战火的印记──钢铁是这样炼成的
 
    抗战胜利后,徐月明先后在淮安华中军区政治部组织部组织科任干事、第三野战军政治部家属队任会计兼出纳、妇女干校托儿所保健股长。解放战争胜利后,她于1949年10月转业,随蓝荣玉同志南下福建工作。先后在福州的“福建省立第一托儿所”任保健股长、副所长、所长、幼儿园园长,后任省人委办公厅人事处副处长、信访办公室主任、人事处长等职。1979年中国共产党福建省纪律检查委员会成立,为省纪委专职委员,负责信访工作。1983年1月离休。
 
    岁月如梭, 1980年8月,她的爱人,时任福建省省委常委、福建省人大常务委员会副主任的蓝荣玉同志,因长期患心脏病也不幸去世。
 
1983年离休时拍的照片
 
    当再次关注新四军女兵时,70多年已经过去了,如今徐月明也已年近古稀,虽然腿脚不便,但思路清晰,经常浮想联翩,夜不能寐,当年的情景依然历历在目,不时勾起对往事和战友的回忆。有党和政府的关怀,曾在“地狱门口”徘徊过的她,对一切都很看淡,经常思念的是当年战斗过、生活过的地方,怀念那些牺牲和病故的领导、战友和同志。多年来,她为当年战斗过、生活过的安徽皖南泾县的“王直助教中心”捐款资助,帮助改善教学环境,送去3万多元;她还如同当年那样,时刻响应党的召唤,经常捐款捐物,做出自己力所能及的微薄贡献。汶川地震发生后,她响应党的号召,前后两次捐出自己的积蓄1万1千元。她是福建省新四军研究会的成员,继续发挥一个共产党员的余热,20多年来,先后参加老战士歌咏兴趣小组,老干部合唱团,老战士合唱团活动。后因年龄大,只好在干休所参加歌咏活动,同当年一样,亮起歌喉,歌唱祖国、歌唱党和人民、歌唱当年的新四军,仿佛重现当年战斗和生活的岁月。各种好评,林林总总,她因家庭和睦,在干休所中被“中共福建省委文明办”、“福建省妇女联合会”评为“五好家庭”、2009年在评选全国十佳道德模范的活动中,获得福建省十佳道德模范中的“助人为乐道德模范”提名奖,2013年在省直机关主办 “学雷锋,真情服务为人民”的活动中,被“中共福建省委宣传部”、“中共福建省委文明办”、“中共福建省委省直机关”等九个单位,评为“学雷锋,践行福建精神” 十佳典型。
 
90岁时的照片
 
千里之行,始于足下,一个新四军女战士的成长经历,证明了钢铁就是这样炼成的
 
本文作者:徐月明之子
(原载《中央文献出版社》编纂《福建新四军女兵传》文字略有修改)
 
 
致“中国新四军和华中抗日根据地研究会”及“铁军杂志社”:
    以上所写,虽已事过70多年,想起来仍旧历历在目,心里难受。限于年事和水平,不妥之处见谅。
    在此之际,敬祝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中牺牲的首长和同志们,以及在解放后病故的首长和同志们,英灵不死,永世长存。
    致以崇高的革命敬礼!
徐月明──2013年3月1日
 
 
 
省市国庆晚会   最老演员92岁
老战士合唱团逾半团员参加过抗战和解放战争
本报记者顾伟文  杨勇摄
    
    2009年9月28日本报讯92岁的徐月明,是“祖国万岁·海西腾飞”──省、市国庆文艺晚会6000多名演员中最年长者。昨天下午,她在保姆和好友搀扶下走上省体育馆中心舞台,立马引起无数人的关注。不少年轻人上前,与这位老寿星合影。
 
    70年前加入皖南新四军的徐月明,本次是以福建省老干部活动中心老战士合唱团团员的身份参加国庆晚会,届时她将与75位团员合唱经典老歌《解放区的天》。
 
    据记者了解,由新四军女战士歌咏队为基础发展起来的老战士合唱团;半数以上成员曾担任过厅、局级领导,参加过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他们身穿新四军军装、胸前挂着各式军功章和纪念章,不少人还拄着拐杖,大家都称她们是“国庆晚会上最可爱的人”。
 
    该团创始人之一尹峰,是位老红军。今年10月,86岁的她将作为建国功臣代表(福建仅有两位名额),赴京接受党和国家领导人接见:昨天,尹峰也参加了国庆晚会的排练。
 
    80岁的慕云莉是该合唱团的老团长,她告诉记者:“当年我是打着腰鼓、扭着秧歌,唱着《解放区的天》,参加了淮海战役,从济南──南京──上海──厦门,一路解放了许多城市。《解放区的天》歌词牢牢地刻在我的脑海里,永远忘不了。”
 
    1949年曾是解放军随军服务团战士的沈文娟,对记者说:“当时我所在部队在建瓯待命,等候解放军解放福州。福州一解放我就到了榕城,今年是共和国60岁生日,也是我当福州人60年。有机会参加国庆晚会,我们这些老人仿佛又回到了那激情燃烧的岁月。”
 
 
1939年在新四军教导队文化队
 
《徐月明在新四军文化队-1939照片说明》
 
    此幅照片是徐月明参加新四军不久,考入文化队时照的。当时新战士只发一套军装,恰逢星期天休息,军装洗了。文化队临时决定全队合影,她们四个新战士只能着便服,于是留下了这张“军民合影”。前排右一为徐月明同志。
 
1983年参加纪委机关活动
 
徐月明工作证件(1)
 
徐月明工作证件(2)
 
徐月明工作证件(3)
 
徐月明80岁时的照片
 
纪念抗战胜利60周年奖章
 
纪念抗战胜利60周年奖章盒
 
纪念建军80周年奖章
 
纪念建军80周年奖章盒
 
纪念福建省新四军研究会成立20周年奖章
 
纪念福建省新四军研究会成立20周年奖章盒
 
纪念福建解放60周年奖章
 
纪念福建解放60周年奖章盒
 
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奖章
 
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奖章盒
        
相关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此条新闻暂无评论
昵称
*评论内容:(100字以内)
发表、查看更多关于该信息的评论
CopyRight © 2008-2020 Incorporated. All Rights Reserved 民族之光网 版权所有

闽ICP备08104450号-1 公安备案号350102020003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