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首页  |  关于本站  |  民族英名  |  史海钩沉  |  红色景点  |  历史评论  |  军史论坛  | 
今天是
当前位置 -- 民族之光网首页 > 历史评论

重走红军长征路的体验与思考
http://www.mzzg.net 2018/3/12 15:08:57
[浏览次数: 485 ][字号: ] [打印] [关闭]
 
王东炎
 
    5月31日——6月9日,福建铁军文化研究会考察团一行10人,在西南四川沿着当年红军飞夺泸定桥、爬雪山、过草地的长征路线,冒着高原缺氧,冬雨风寒,寻觅体验着红军当年的艰难困苦,圆满完成了考察任务。给我们收获最大的不是看了风景,也不是吃了藏区饭菜,更不是照了许多难得的照片,而是获得了对长征更加深刻的理性认识。
 
1、毛泽东为什么坚持北上?张国焘为什么坚持南下?
 
    红一、四方面军会师后,北上南下的争论就是在川西发起的。毛泽东认定北上才有出路,南下是没有出路的。张国焘反对红军北上,不顾党中央已经决定了北上的方针,并以另立中央还坚决推行他的南下战略。无论北下还是南下,都是还未经实践的战略预测,为什么毛泽东就认定北上才有出路呢?这次重走川西雪山和草地,考察团对此有了深度认识。
 
(一)
    考察团第一天(6月1日)乘车从成都到了泸定,在泸定桥上照了相。这时全团人员个个都精神抖搂,没有一个人有高原反应。
    第二天(6月2日),就是“爬雪山”了。考察团先到了木格措(康定情歌景区,红四方面军曾到达的地点),坐景区大巴行车20分钟,到了海拔3500米的野人湖,抽烟的人发现打火机打不着了。

康定木格措海拔3500米
 
    考察团内有几个人开始喘不过来气来,个别人感到头痛。中午12时到了川藏公路要道扎多山,此地海拔4280米,又有几人出现方便后头剧烈疼痛,呼吸困难等。车辆紧急下山,向海拔较低的河谷地点急驶。吃中午饭时,大家都选择了面条,但面是半生不熟的。果不然,饭店老板说,高原烧水在70度时就开了,面条如果再煮下去,就成面糊糊了。考察团经夹金山西侧山谷到了小金(原名懋功,红一、四方面军会师地点),海拔约3400米。考察团10人中有2人就有明显症状的高原反应,心跳急剧加快,血压增高,呕吐等。这与成都海拔比较明显上了一个“台阶”。
 
夹金山脉海拔5000多米
  
  
夹金山脉西南的折多山海拔4298米
 
 
    第三天(6月3日),考察团经两河镇(党中央两河口会议在此召开),再经卓克基(党中央卓克基会议在此召开)到了马尔康(红四方面军曾到此地)。马尔康县城中海拔2600米,但有高原反应的在此症状也没有得到很大缓解。
    第四天(6月4日),就是“过草地”了。从马尔康经红原到若尔盖。若尔盖大草原海拔平均3500米,这明显地又是上了一个“台阶”。晚上,2位高原反应较大的成员,一位忍着气喘嘘嘘病体在床上坚持着,一位干脆到医院急救吸氧。考察团因高原反应“非战斗减员”基本是20%(五分之一)。不难推测,从江西和福建来的中央红军爬雪山,过草地,仅缺氧这一因素,非战斗减员不会少于20%。
 
若尔盖大草原海拔3500米
 
    前四天的经历,使考察团成员亲身感受到在高海拔地区,自然因素使人的生存条件大大下降。红军经创建根据地,不可能不考虑海拔因素。在会师前,党中央即有打算在川陕甘地区建根据地。即以红四方面军原川陕根据地(以四川巴中地区为中心)为基础,再向甘南地区(此地红四方面军曾已发兵企图攻占,后因为配合中央红军北上入川而放弃)发展。川陕甘地区平均海拔在1500米以下。但党中央没想到,红四方面军已将川陕根据地丢弃。这就使红军北上只能北上到甘南地区新创根据地。如果红一、四方面军没有分裂,集10万大军在甘南地区创建根据地是完全有可能的。但由于张国焘的分裂,红四方面军8万人南下(红一方面军第五、九军团也随之),这就使党中央能够指挥的动的人马只有6000人左右。要与在川甘地区胡宗南的20万兵力交战是肯定是不行的。如果红一方面军随红四方面军南下,再过草地非战斗减员至少又是20%。更何况草地以南高海拔条件难以建立根据地。所以毛泽东认为,红军只有北上到较低海拔地区寻找出路,而甘南已经不可能了,这就要再向北去。而一路北去的海拔都在1500米上下。这就是我们考察团所亲身体会到的毛泽东为什么坚持要北上的一个重要原因。  
 
长征草地第一村-----班佑村红军过草地纪念碑
                                  
(二)
    为什么张国焘要坚持南下,他的根据的什么呢?张国焘当然也知道在草地以南高海拔地区自然条件不适合建根据地。那么北上只要一出腊子口,就到了海拔1000多米的地区,他又何乐不为呢?或他东进回到曾创建过的川陕根据地(也是海拔1000多米的地区)未尝不可呢?虽说他有篡夺党中央领导权的野心,但他也不可能不为他率领的8万红军将士着想。当时,原川陕根据地被敌占领后经济条件已彻底毁坏,人民群众自我温饱都无法做到,已经难以恢复。张国焘要实现篡党野心,红四方面军的根据地没有建立起来是不行的。四川境内最大粮仓是成都平原,红军在低海拔平原地区占据一角,有粮可筹,根据地也就建立起来了。应当说主要是“轻敌”,而且“孤注一掷”促成了张国焘坚持南下。这点在1935年9月10日,红四方面军总政治部《红旗》附刊第1期中,发表了《为争取南下每一战役的全部胜利而斗争!》的文章就已赫然声称:“南下战略方针已经定下来了”,“一切夸大敌人力量,不相信自己力量,丧失创造新苏区的信心,企图逃跑到偏僻地区的倾向,是我们目前主要的危险,必须开展无情的斗争”足可以说明。红四方面军入川两年对川军作战无一败绩,而红一方面军声称川军有战斗力(一渡赤水时的土城之战,红一方面军与川军交战吃过亏)被认为是夸大敌人的力量,不相信自己的力量。
 
红四方面军为迎接中央红军东渡嘉陵江,全面退出川陕根据地,至川陕根据地经济等遭白军毁坏
 
红四方面军败于百丈关,因而完不成占成都平原一角
 
    红四方面军的主攻方向是成都平原西南角边缘的雅安。虽前期进展顺利,但关键一仗在百丈关遭到川军殊死玩命的反击,这是张国焘等红四方面军将领都没有料到的。结果仅此仗红军战斗减员1万多人。这时国民党嫡系薛岳部20万人又由南向北压来,这就使红四方面军不得不退守到不宜建立根据地的高海拔的甘孜地区。从史料上反映,整个南下战役红四方面军锐减到4万多人,这与他们战败后向西横越夹金雪山(从山顶翻过),后又退避到海拔3400米以上的甘孜地区(平均海拔与若尔盖草原地区差不多,形同孙子兵法中的“死地”)有直接关系。张国焘的“孤注一掷”,可看出他是“不谋全局,不足以谋一域。不谋万世,不足以谋一时”的谋略观。

红四方面军一爬雪山败于名山县百丈关后,不得不二次爬夹金山到甘孜。其中红一方面军第五、九军团则是三爬雪山

 
2、毛泽东对李特说,一年后,你们会来找我们的。为什么在时间上判断的那么准确?
 
    考察团一行不仅受海拔影响,还受到气候影响。6月3日到马尔康时,最低温度是9度。6月4日到若尔盖时,最低温度达到零下1度。到达若尔盖班佑村(红军长征草地第一村。既红军过草地经过的第一个有人烟的村庄)时是下午3时,温度4度,并下着雪雨。没有更多思想准备和物资准备的考察团成员,在为纪念80年前集体倒在班佑村口七、八百的红军战士塑像前(80年前有七、八百位红军战士因疲、饥、寒同时集体牺牲倒在班佑村口,所以这里塑起了一个丰碑),忍受着严寒和风雨,坚持了半个小时把照片拍完。之后赶紧躲到附近的屋里避寒。
 
 
    事后考察团了解到马尔康地区全年平均温度9度,若尔盖地区全年平均温度7度,只有夏冬两季。夏季只有七、八两个月,冬季达10个月,10月份就开始下雪了。若尔盖6月份还属冬季气候。这些地区只能种植青棵,成熟周期达一年;现在有优良种子情况下,亩产最高也才600斤;红军长征时,当地亩产最高也只能达到200-300斤。
 
铁军文化研究会考察团一行10人,团结一致手拉手,冒着寒风雪雨在长征草地第一村红军塑像前合影
 
    毛泽东率中央红军单独北上,是在1935年的9月。张国焘不得已率红四方面军北上正好是1936年的9月。毛泽东判断红四方面军一年后会北上,一是从预测红四方面军与川军在成都平原决战必败。因毛泽东曾亲自指挥红一方面军在贵州土城与川军精锐交过手,了解川军精锐的实力。而红四方面军虽与川军虽打过不少仗,但未与川军精锐交过手。另进攻成都平原,触动了四川军阀依赖生存“老窝”,川军必会使出全力来对付红军。何况川军在成都平原驻军有五、六十万。二是红四方面军作战一旦战败,又只能退至甘孜、阿坝等高海拔地区,这时已进入冬季。补充兵员,筹措粮食,温暖宿居都很困难,加之要过长达10个月的冬季,军力会更为衰竭,要恢复实力再图进攻成都平原必成奢望。因此,毛泽东准确地判断了只要一年时间,红四方面军不得不北上。
 
3、为什么中央红军在获得陕北有块红军根据地信息后,即定下决心到陕北去?
 
    知道陕北有个根据地了,中央红军终于有了落脚的地方,这是谁都会想到的。但毛泽东想的更深更远。原先党中央在俄界会议上决定北上到中蒙边界(没有明确具体地区),在那里方便接受共产国际的援助,可以避开国民党军重兵集团,也可向东开赴抗日前线。实质这是走一步看三步的没有最后定论的策略想法。获得陕北有块根据地信息后,即是“山重水复疑无路,柳岸花明又一村”具体展现,凭毛泽东的历史知识底蕰,必然看出陕北是今后抗日战争乃至中国革命向中原腹地发展的战略出发地。因陕西省是华夏民族发祥地,历来是东出中原,统一中国的出发地(秦、汉、隋、唐等)。陕北北到黄河河套,西到宁夏黄河中段,南到西安北缘,有较大的回旋余地,因此,到陕北后不久,毛泽东即亲率红军主力东渡黄河,又进行了西征,将根据地扩大到陕甘宁边。此后不到两年,即实现了八路军东进抗日的宿愿。陕北,毛泽东一眼就看出了是“围棋盘上具有战略意义的“活眼”。
 
 
北上南下决定着红军和革命的前途和命运。毛泽东同志在关键时刻挽救了党和红军。
 
        
相关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此条新闻暂无评论
昵称
*评论内容:(100字以内)
发表、查看更多关于该信息的评论
CopyRight © 2008-2020 Incorporated. All Rights Reserved 民族之光网 版权所有

闽ICP备08104450号-1 公安备案号35010202000344